首页 > 都市小说 > 电影大师

电影大师-第556章 我姓沙蒙,名叫苏茜

作者:机器人瓦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姓沙蒙,听起来像‘三文鱼’,名叫苏茜。”

一把清脆而柔和的少女话声响彻了柯达剧院,满座的3400位观众中第一次观看这部电影的人全都没有想到开场画面。原著读者们没想到,书不是这样;演员们也没想到,剧本并非如此。

不是开卷语,也不是苏茜的往昔,与旁白同步的银幕影像是苏茜在天堂!

就算有预告片带来的一点心理准备,原著读者们都还是惊讶。

鹅毛大雪在飘洒,一个身着宝蓝色连帽外衣和黄色喇叭裤、头戴绒球多彩帽的少女站在雪地中,她的披肩棕金长发和帽子两边的一对编绳铃铛被寒风吹动,苏茜-沙蒙。

中景镜头里,她神情疑惑的看着周围,伸手去接飘落的雪花,微微抬头的望天空。

与此同时镜头在拉远,苏茜显得越来越小,她身后不远矗有一所残破的维多利亚式双层房屋,一群乌鸦从屋顶飞起离去。当影像成了俯角大全景,只见她和屋子所处的小圆雪地被繁密黑暗的森林包围,巨树无尽的蔓延开去,填满了整个世界,而天空满是鬼火般的幽绿极光,阴沉而诡异。

凿心的孤寂,凿心的冰冷,凿心的禁闭。

莫名的恐惧。

这是天堂还是地狱?

一开头,十来秒的一个场景,观众们的心就轻微揪了揪,生起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观感。但不管是斯皮尔伯格,或是彼得-杰克逊,或是懂行的影迷们,多少都知道这一丝揪心不是别的,正是影片的基调。

一部好电影通常在开头场景就做了很多事,往观众的潜意识产生了很多作用——那只无形大手将要带领他们走向何方。

彼得-杰克逊同样没有想到叶惟这么整,电影一开始,观众就要不自觉地定义它的基调、方向、叙事范围和内在世界:要以什么心态看它?应该意料些什么?应该期待些什么?它有什么是可能的和不可能的?

导演要越早越好的把这些答案告诉观众,帮助观众建立最合适的观影心境。

杰克逊虽然和叶惟有巨大的改编分歧,却知道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有效的情感统一是任何电影都需要的,开头的构建就已经是重中之重。叶惟这回干脆利落地告诉了观众们“观影需知”:

苏茜是说故事的人,她身处于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地方,银幕上是可以发生种种超现实的事情的。

这部电影会很哀伤忧苦,要静静的看,细细的感受。

你们也可以感到悬疑:苏茜这是在哪里?怎么了?接着又会怎么样?你们可以惊奇—“竟然有那么个地方。”可以有毁灭预期—“苏茜会到达那里。”可以有故事目标—“苏茜得离开那里,因为她明显被禁锢了。”

当观众早知结局甚至剧情,还要制造悬念是非常困难的。叶惟做到了,通过一场顶级的开场戏。

通过“天堂”。银幕上的天堂和原著中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天堂完全不同,叶惟把它变成了一个看得到的笼牢,也是一个故事目标。观众从开场就有个心念,期待看到苏茜的天堂不再是那样恐怖,期待她冲破黑暗禁锢,重获自由。在没有看到之前都不肯退场,他们被勾住了。

这个钩子使得故事的张力不只是在于抓捕哈维先生,更在于人物的发展变化。

杰克逊也有这种想法,但没到这种程度,他想的是天堂如原著,目标是苏茜能否到达某处,像一众受害者聚会的那颗橄榄树。而叶惟说那将是无效的,当苏茜在自己的天堂想怎样就怎样,为什么还需要到目标地?天堂绝不能是想象力和特效的展示架。

不过他觉得以他的案件中轴改编方案是可行的,而叶惟的方案……想到看过的剧本,毫无疑问,这个天堂正为这部电影而设。叶惟说过“那里没有天堂,只有一个监牢。”这混蛋天才小子的确是有些才华。

普通观众们不知道这一丝揪心的背后有那么多,看着银幕影像的光线色彩变得明亮,跟随苏茜的旁白而到了一间70年代风格的雅致书房:“在我小时候,我有过很多的玩具,我永远忘不了那个雪花玻璃球。”

全景镜头中,画框左边的书桌后,一个英俊亲和的中年男人在忙着做瓶中船,右边地上满地的儿童玩具,一个四、五岁的金发小女孩在玩,她的目光忽然望着书桌上的雪花玻璃球,放下手中积木走去。

景物镜头让人看清楚玻璃球有一只围着红白条纹围巾的企鹅,接着斜侧面的近景镜头拍到小苏茜胖嘟嘟的脸蛋,她天真纯洁的蓝眼睛仰望着玻璃球。这眼神让观众们感觉心都被暖化了。

几个镜头间,杰克走去抱起小苏茜再坐下。小苏茜擦着泛泪的眼睛,难过的说:“它好孤独。”杰克拿起水晶球翻转让雪花落下,笑道:“苏茜,别担心,它在里面过得很好,圈住它的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小苏茜继续望着那个玻璃球,脸露可爱的微笑。

“那时候,我真的相信。”平静的旁白声却让剧院里的气氛进一步下沉。

无论是米夏卡姐妹,还是媒体人们,谁都看得出开场两个场景的联系,天堂就是雪花玻璃球,苏茜就是那只企鹅。杰克的话错了,其实它很孤独,它在里面过得一点儿都不好,它想离开那里。

“我有个小我一岁的妹妹,琳茜。我爸爸说琳茜刚出生那阵子,我非常忌妒妹妹,他亲眼目睹我试图做的一件臭事,从此每逢有人来家里做客,他都会炫耀的谈起来……”苏茜的话声稍显活泼,说到最后有点无奈。

同步的银幕影像是全景镜头的沙蒙家客厅,大苏茜、克莱丽莎和小琳茜坐在沙发上,杰克和阿比盖尔站在沙发边,杰克正眉飞色舞的乐说:“克莱丽莎,你猜怎么着?苏茜爬到摇篮上面,想往琳茜头上撒尿!哈哈哈哈!”

三人镜头中,沙发中间的克莱丽莎顿时也大笑,左边的苏茜一脸无语状,右边的琳茜落井下石地叹说:“她现在还会想这么做。”苏茜瞬时反击说:“你现在还睡宝宝摇篮。”姐妹两人互瞪。

反打双人镜头中,杰克搂着阿比盖尔,夫妻俩满脸笑容。

瞎子都看得到这对男俊女美的夫妻非常恩爱,都非常爱这个家庭,看看他们的笑容和眼神!而书迷们留意到没有巴克利,这应该是他还没有出生前的场景,众人的妆容服饰都在尽力地显小,阿比盖尔穿着职业装,意气飞扬,像一个职场女性。

剧院的气氛又有所热烈,基努-里维斯和蕾切尔-薇姿还是那么搭配!西尔莎-罗南、玛歌特-罗比看上去也都很好。

“其实我们姐妹感情深厚,也因为琳茜想当心理医生,而我想当野生动物摄影师,除了衣服,我们没什么好争的。”

很多观众在微笑,而且越发的灿烂。

银幕中一间温馨的女生卧室里的睡床边,身着白色睡衣的苏茜惊喜的拿着一台黑色的柯达傻瓜照相机,她手忙脚乱的装上胶卷。旁白声也变得高兴起来:“今年爸妈送了我一份最棒的生日礼物!有了它,我就可以实现梦想了。”

苏茜一装好胶卷,就开始不停地自拍瞎拍,对着傻瓜机摆出各种的pose和表情,微笑的、面无表情的、要美的、鬼脸的、大笑的,随着咔嚓咔嚓声,一张张照片在银幕定格。旁白激动说着:“我好喜欢用相机把拍照的时刻捕捉下来,相机的闪光灯一闪!时光就停顿了,得以永远保留。而且这些影像全是我的!谁也无法把它们从我手里夺走。”

这时她在窗边自拍,突然看见窗外的什么,立即拿着相机往房间外面冲去。

镜头剪辑间,苏茜冲下楼梯,从屋子客厅冲出去,客厅里琳茜在看报纸,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在玩玩具,阿比盖尔望着冲过的苏茜,明显疼爱的没好气样子,瞧瞧这野女孩!

“那是住对面的葛蕾丝-塔金!我长大后可要追踪野象和犀牛,现在先就她吧。”

苏茜的主观镜头,一个看着有二十多的运动服女人在街道对面屋子的前院草坪做着早操动作。镜头反打后,苏茜鬼鬼祟祟的躲到自家前院的灌木丛后面,装模作样的扮着野生动物摄影师,单手地拿着相机连连地拍了一张又一张。

葛蕾丝-塔金跑动起来了,在街道朝着画框右上方跑去。苏茜连忙弯着腰快着步的跟去,一边跟踪一边拍照,神情过瘾,在这个后退拍的正面长镜头中,她突然双眼微瞪,一瞬间满脸慌张,往旁边人家前院的橡树躲去。

她双手垂下的贴着树身,偷偷的望着那边。

主观镜头只见一个高大英俊的黑发亚裔男生骑着一辆红色自行车往这边来,他和葛蕾丝-塔金打了声招呼,看上去成熟自信。

“他是雷-辛,他们家去年搬来社区,快一年了。他爸爸是宾州大学的历史系教师,而他……”苏茜的旁白声有点轻柔,流露着女生的爱慕之情。影像中她在大树边闪来躲去,当雷过去了,她已经溜到树的另一边,眼神痴痴。旁白继续说:“雷见多识广、博学多才,似乎比我们这些小镇孩子聪明八百倍,他实在太酷了。”

苏茜收回目光,看看手中相机,没了劲的走离大树回家去。

看到这里,观众们很难不喜欢这个古灵精怪、情窦初开的美丽少女,她的每个表情动作都那么可爱,她的话语颖慧有趣,她善良,她机灵,她简直完美!而每位观众又都看见,伊丽莎白-奥尔森惊艳亮相!

正是奥尔森好得令人意外的非凡表演,“苏茜”才得以跃然银幕。

她真是奥尔森姐妹的妹妹吗?很多媒体人有了这问题,奥妹的演技比她的两个姐姐高太多了,灵气十足,绝对是最好的银幕首秀开头之一。奥尔森家真的要出电影明星了。

有件事也已经可以肯定,viy选秀会的十个胜者没有一个会是水货,苏茜让人惊赞,小琳茜也活灵活现。

艾玛看得有些呆,骄傲的心正被伤害,好像根本不是同一回事啊……如果让她去演苏茜,能不能有这表现真不好说。

惊讶的人很多,瓦妮莎等助阵少女明星们实实在在的看出差距,这就是“天才导演的女主角”吗?这怎么能叫“笨手笨脚的演不好”?奥尔森当然走运了,像经纪人们说的,电影失败了,苏茜也不会失败。

就在全场为奥尔森的表演默默喝彩的同时,坐前排区域的主演少女们默默地击掌庆贺,表演时间才刚刚开始!

不过,叶惟呢?去哪里了?

viy在银幕中亦已登场,除了客串,他上次演戏还是《婚期将至》,而这次更像本色出演。一众影迷粉丝相当期待他的戏份,最期待的自然是吻戏。艾丽斯-西伯德在微笑,无论看多少次都感到不可思议,那就是苏茜和雷。

“我不知道我四岁大的弟弟巴克利长大后会不会聪明,他总是做些蠢事,一年前那次真是吓死人了。”

银幕影像已经转场,不同造型的苏茜坐在屋子后院门廊上慢条斯理的涂着脚指甲油,微微有点叹息的旁白声刚落,就有惊急的小孩声响起:“苏茜!苏茜!”她抬头望去,慌忙起身奔去。

气氛紧张起来,俩小孩的双人镜头,巴克利全身发颤的躺在树下,站着的另一小男孩奈特急道:“巴克利吞了一根树枝!”近景镜头中的苏茜顿时变了脸色,慌了两秒,立即抱起巴克利,一边跑动一边叫喊:“琳茜!救命啊!!!”

砰的一声!轻快的配乐响起。在车库里,一个花盆被砸破;一只手从泥巴里拿出备用钥匙;一辆红色的马自达老爷车驶出车库;苏茜打着方向盘,巴克利躺在后座上;车子驶上道路,歪歪斜斜的疾驰而去。

“小心啊!”苏茜惊叫,车子奔在小镇车来车往的街道,她紧急的拉着手刹,旁边一辆轿车也是急停,她惊慌道歉:“不好意思!”又立即踩下油门,车子又奔去。道路上鸡飞狗跳,路边的路人们纷纷侧目,显然刚来小镇的雷也在,他惊愕的望着飞车少女奔过。过了段路,显然在急赶回家的杰克和阿比盖尔在一辆大众旅行车里望向车窗外奔过的马自达,也傻了眼。

车子冲到医院大门外停下,早已准备好的医护人员把巴克利抱出放担架车上抢救去了,轻快的配乐也渐渐消逝。

多么机智英勇的一个女孩儿!这一段让柯达剧院响起了观众笑声,书迷们很满足,太棒了,原著就在银幕上。

镜头一切,医院病房里,沙蒙家一家人都在,巴克利躺在病床上,苏茜和琳茜坐在左边,右边近景医生在向沙蒙夫妇说着什么,两人听得心有余悸的样子。外婆也来了,浓妆艳抹的,一头电卷发,穿着件明显是二手货的旧貂皮大衣。

苏茜旁白说着:“医生说如果不是我及时送救,巴克利就救不回来了。而琳恩外婆说……”

医生转身走了,外婆大声的说道:“苏茜,佛说救人一命胜过建造一座教堂,你会快乐地长命百岁的!”众人皆微笑。单人近景镜头中,苏茜的俏脸也露起庆幸的微笑。

“像往常一样,琳恩外婆错了。”

影像转了场,在一个充当垃圾填埋场的落水洞上方,沙蒙家一家五口欢笑着合力把一个老旧的冰箱踢下去。当旧冰箱坠进落水洞,掉进洞底被淤泥吞了进去,姐弟三人欢呼雀跃,杰克与他们一一击掌,幸福的一家。

上升镜头升向天空,苏茜的声音有了些哀伤:“在1973年12月6日,我被杀害时不过十四岁。”

影片放映了不到10分钟,剧院里突然的一片寂静,一张张刚刚还在笑的观众面孔没了表情,一颗颗心在发寒。

不知道是谁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谁已然眼眶湿润。

彼得-杰克逊双手环胸,这个故事开头好拍,把苏茜介绍给观众们认识就行了,之后呢?线索越来越多,结构越来越复杂,还有天堂……随时都可以崩溃。小子,你就能从头到尾拍好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