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小说 > 网游大相师

网游大相师-第九百零九章 到底怎么回事?

作者:我知鱼之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喵”

这一次,黑炭选择做回了一只普通的猫咪。

其实黑炭知道此刻的左旸正在考虑什么,那日回来之后,左旸便将刘姓老者与他说的那番话说给了黑炭,心乱之际,他很希望有人能够给他一些启示,而黑炭作为一只经历过生死与魂游的魑,便是这里最有可能能够给他一些启示的生物。

但很可惜,黑炭还远远无法到达能够理解雷劫的程度,什么启示都无法给他。

黑炭知道此事事关重大,自然不可能将这个秘密告知他人,哪怕是陈怡这种已经被黑炭当做了“主人的女人”的人,也简直闭口不谈。

“黑炭,算我求你了,你如果知道左旸最近到底怎么回事,请务必告诉我,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一定满足,行么?”

陈怡只得再次恳求。

“喵”

黑炭依旧保持沉默。

之后无论陈怡说什么,黑炭也坚持不与她说半个字,最终陈怡只得放弃了从黑炭这里寻找突破口的念头。

或许,我就不该问这么多吧?

左旸不是普通人,他解决不了的事,我若是非要掺和,可能非但帮不上什么忙,还会为他添乱,所以黑炭才什么都不肯说……

现在,我最应该做的不是去刨根问底,而是默默的站在他背后,让他不必为其他的琐事分神分心,去专心致志处理自己的事,只要事情得到解决,他就不会是现在这副模样了。

手臂支撑着脸颊,阳光下陈怡坐在客厅的餐桌前面思索了许久。

终于,她想通了一些事情。

“王颖。”

陈怡叫道。

“什么事?”

王颖从自己的房间探出头来。

“走,跟我出去买菜,最近一段日子咱们工作室都要加餐,顺便路上跟我说说工作室目前的状况。”

陈怡已经恢复了老板娘该有的雷厉风行。

……

与陈怡不同,水墨画眉处理问题的方式要更直接一些。

她见从左旸那里问不出什么来,如此憋了两天之后,竟带着龙小葵直接闯进了沈新月的房间,然后果断按下了游戏仓的外置呼叫按钮。

片刻之后,游戏仓缓缓打开。

正沉迷游戏的沈新月从游戏仓里坐起来,一脸茫然的看向了面前的两个气势汹汹的姑娘:“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你先出来一下,我们有事要问你。”

水墨画眉扬了扬眉毛,然后很是自然的拉着龙小葵坐到了房间里仅有的两张椅子上。

“到底怎么回事?”

沈新月其实也不是好欺负的,不过她是讲道理的人,在没有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之前,她倒没有生出与水墨画眉对着干的想法。

“什么怎么回事?我还想问问你怎么回事呢。”

水墨画眉没好气的冷哼一声,接着说道,“那天你爷爷来了之后,带着左旸出去转了一圈,等左旸从外面回来就变得心事重重,而且一连好几天这个样子,小葵,你说是不是这样?”

“杨眉姐说得对,左旸哥哥最近很不对劲。”

龙小葵是这几个姑娘里面年纪最小的,不论见了陈怡,还是见了水墨画眉与干物女王,都要叫上一声姐,反倒与这几个姑娘的关系都很融洽,偶尔有“争宠”的情况,这几个姑娘也不会针对龙小葵,反而都试图将她拉到同一阵线。

“呵呵,就是这么回事,我现在就想问明白,那天你爷爷是不是跟左旸说了什么话,又或者你们爷俩对他做了什么事,才把他弄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水墨画眉抱胸问道。

“唉?左旸现在什么模样?和以前有什么不同么?”

沉迷游戏的少女显然完全没有注意到左旸到底有什么变化,不过他们结识的时间也确实比较短。

“靠……”

水墨画眉顿时有些来气,“总而言之,自打你爷爷来见了左旸之后,他就从一个阳光男孩变成一个抑郁症闷油瓶了……我不想跟你说这些废话,你就说吧,那天你爷爷和左旸见面之后到底说了什么、又或者做了什么?”

“这我怎么知道,我爷爷走的时候都没跟我打一声招呼,当时你也在的,我全程都在餐厅跟你们一起吃饭,你问我我问谁去?”

沈新月也是被水墨画眉的态度搞得有些不爽,当即没好气的反问。

“……”

水墨画眉终于被问住了一次,愣了愣又道,“那你不会打电话问问你爷爷么?”

“左旸是什么人你应该知道,我爷爷比左旸还要厉害呢,他要想说的话自然会说,要是不想说谁也问不出来……要不这样,我爷爷的电话号码就在这个手机上,你亲自打过电话过去问?”

沈新月直接把手机拍到了水墨画眉面前的桌子上,而后虚着眼睛冷眼旁观。

“……”

水墨画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去拿手机。

她虽然什么事都敢做,什么话都敢说,但真要是如同沈新月所说,她那爷爷和左旸都是相师的话,并且境界还比左旸高一些的话,这个电话还真就不能乱打,否则便很有可能把事情越搞越乱,令左旸更加难办……毕竟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对相师的事一窍不通,万一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

干物女王林千妤就又不一样了,这姑娘可是拥有一个比较厉害的后台的。

“喂,老林,你现在有事没?”

她一个电话就打去了苍龙特种部队总指挥部、也就是她爹那里,拥有一个做总教官的爹,还真就有一些查人水表的特权。

“千妤啊,你忽然打过电话来有什么事?”

林父立刻提高了警惕,林千妤早已养成了一个习惯,一般情况下只要林父在部队公干,没有特殊的事她都不会随便打电话的。

“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

林千妤道,“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我只知道他是一个老头,一个礼拜前的中午出入过左旸住的这个小区……没有对我怎么样,是左旸,那天左旸与他见了面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预感有什么不好的事,所以想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