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剑公子

剑公子-第66章 此仇不能忍

作者:夜开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解元令领着一伙人离开望月楼,憋着一肚子的气,毕竟他们是齐国最有头有脸的一拨年轻人,今天却被一个秦国质子整得灰头土脸,颜面尽失,哪里能咽得下这口气?

因为范叶落一直想融入他们的败家团队,所以趁此机会也跟了出来,厚着脸皮跟着他们,强行挤入他们的队伍,这些人也懒得答理他。

令木已经自己包扎好了手腕上的伤口,毕竟他是范叶落的手下,这时便也追了出来,跟上了范叶落!

范叶落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还有脸来见我?我的脸今天全被你丢光了!”

令木不善言辞,这时低头道:“属下无能!”

范叶落见他受伤,而且边上这些纨绔子弟出门都没有带手下的习惯,而他带着手下,就显得另类,与他们的败家风格格格不入,就挥了挥手,一脸不耐烦,道:“你回去吧!”

令木刚准备答应,边上有个人正背着刚刚因为试毒而昏迷的同伴,这时急忙叫道:“别走,刚好帮我把这个人背上!”

范叶落见自己终于有了利用价值,不免喜出望外,也顾不得令木已经受伤,急忙道:“快背上!”

令木虽然手腕受了伤,但他毕竟是三阶修士,背个人还是不在话下的,便走了过去,把那个人背在了身上。

这伙人一路一言不发,这时走到一条偏僻的巷子,见四下无人便停了下来,解元令一脸忿忿,转头看着长铭道:“公主,这口气你能咽下吗?”

长铭微微一怔,随即笑道:“我?我还好啊!长这么大,除了父王敢让我生气,还没有其他人敢让我生气,偶尔被气一下,感觉也挺好的!”

解元令一阵意外,心道,真没想到你竟是一个贱人!嘴上道:“公主雅量!我们咽下去这口气,怎么说我们都是齐国的风云人物,竟然被一个秦国质子羞辱至此,过不了一天,这件事肯定会传的满城风雨,我们的脸也算是丢尽了!我们将会成为全天下的笑柄!”

长铭斜头看着他,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边上的苗万旗接口道:“搞死他!要不然我们以后在临淄就混不下去了!”

其他人也开始附和这个搞死的想法。

解元令见贱人还是少的,心里放松不少,这时点了点头道:“没错,毕竟这家伙是秦国的质子,一旦让他翻身,不要说对我们不利,就是对公主,也是百害而无一利,就算为了公主,也绝不能让他活下去!”

长铭知道他是拿自己当挡箭牌,也没有反驳,笑而不语。

解元令见公主没有反对,便道:“那我们叫个几个人,今晚就把他灭掉!”

苗万旗道:“对,这口气堵在心里实在太难受了,早早出掉早早痛快!”

解元令道:“那行,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安排,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众人均没有异议!

周伯邑行贿了十万两,又被敲诈了二十几万两银子,总共花了三十几万两,终于可以美美地洗了一个澡,说实在话,五个貌美如花的姑娘侍候他,这个澡洗得很痛快,虽然他从不缺貌美如花的女人,但他却从没有见识过这般风.情万种的女人,让他心旌神摇,回味无穷,心里想着,怪不得这里的姑娘这么贵,果然是有买错没卖错啊!若不是这里是临淄,又是渠年的店,他真想天天来。

不过他肉体上的满足并没有抚平他心灵上的创伤,虽然三十几万两银子对他来说,并没有伤筋动骨,但一想到这钱是被渠年敲诈去的,就觉得是奇耻大辱,特别是走出房间,看到十几个手下正在等他,想到自己鼻青脸肿的模样,仿佛这些人是在排队嘲笑他,让他愈发觉得恼怒。

虽然他鼻青脸肿并不是渠年打的,但因为打他的人太多,他又没带小本子,这么多仇恨他记不过来,况且打他的人他都不认识,只认识长铭,长铭还没动手,所以他把这些仇恨全部记到了渠年的头上。虽然说发生雪崩,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但他找不了那么多雪花,他只能找压垮骆驼的最后那根稻香。

而渠年就是那根稻香。

离开天上.人间,回头看了一眼,如果是在王都,他肯定要一把火把这栋楼全给烧了,但在这里,火只能放在心里烧。

急匆匆地往前走了一段路,韦公公就追了上来,他也知道天子正在气头上,所以小心翼翼地说道:“陛下,您消消气,气坏了身体可就不值得了!”

周伯邑转头看了一眼,见其他手下离的远远的,让他不用太难为情,但还是没好气道:“你说得轻快,这口气我能咽得下吗?我是天子,竟然被人殴打了一顿,还被秦国质子敲诈勒索了,这事要是传出去,我将成为全天下的笑柄,没错,是全天下!”

韦公公忙道“陛下放心,这件绝不会传出去的,后面那几个人,回去王都我就把他们给做了,绝不会让其他人知道,如果陛下不相信奴才,也可以把奴才做了,奴才绝无怨言!”

周伯邑看了他一眼,道:“你就活着吧,我相信你不会乱说的!”

韦公公便抱拳道:“多谢陛下开恩!”

周伯邑道:“后面那几个人与其把他们白白做了,不如让他们去刺杀秦国质子,如果把那个可恶的秦国质子杀了,也能出出我心头这口恶气!”

韦公公忙小声道:“陛下,这可使不得,这些人现在还不能死,回王都路程漫漫,总需要人保护陛下啊!”

周伯邑道:“他们都是高手,那个秦国公子不过刚刚踏入一阶,晩上偷偷动手,杀他不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还会损兵折将不成?”

韦公公道:“陛下不能大意啊,这个秦国质子跟传闻中的不一样啊!俗话说,强龙难压地头蛇,在这临淄城里,长铭公主和那些纨绔子弟就是地头蛇,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在这里,陛下可调用的高手也没有他们多,但秦国质子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说明这个秦质子不简单,肯定是有恃无恐,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贸然再出手,恐有不测啊!”

周伯邑想了想,道:“那难道就这样算了?我就这样被他白白打一顿?”

韦公公不知道他已经把所有的仇怨都算到了秦国质子的头上,微微一怔,道:“不是秦国质子打陛下的啊!那是长铭公主大逆不道,以下犯上,陛下应该治长铭公主的罪啊!”

周伯邑经他提醒,才发现自己竟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虽然长铭没有动手,但也是她授意的,自己竟然把这笔账都算到了渠年的头上,确有不妥,何况渠年敲诈他的事,没有外人知晓,连他的手下都不知道,但长铭那伙人揍他,却揍得轰轰烈烈,让他鼻青脸肿,颜面尽失。但他也知道,这是在齐国的地盘上,连偷袭长铭公主都不能得手,何况是光明正大地治他的罪呢?毕竟自己偷来齐国,还假扮店小二,这事本身就有损天子威严,他哪里好意思说出来?

周伯邑犹豫了一下,道:“你说的轻巧,怎么治罪?”

韦公公道“陛下,您别忘了,您是天子啊!您有您自己的无上威严,没必要用这种江湖手段解决问题啊!”

周伯邑没好气道:“正因为我是天子,这种事情才不好抖漏出来,让人耻笑!”

韦公公道:“陛下,这件事没有必要抖漏出来啊!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报仇!”

周伯邑精神一振,道:“怎么光明正大地报仇?”

韦公公道:“明天开春就是三年一次的围春大会,根据千百年的传统,各国都会派巩化境的精英参与选拔,而秦质子和长铭公主都是巩化境,陛下可以指名让他们参加,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已经得罪了陛下,心里肯定没有防备,齐王也不会防备,肯定欣然应允,到时到了我们的地盘上,陛下不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报仇了吗?而且只要长铭公主去,陛下不但可以报仇,还可以光明正大地拔下她的回龙簪,岂不是一箭双雕?”

周伯邑听完,只觉眼前一亮,点头道:“对啊!如果我指名邀请秦质子和长铭公主过去,他们一定觉得很光荣,肯定会欣然应允的,到时确实可以让我为所欲为,只是这个主意你怎么不早说呢?早说我就不用来临淄了!”就没好说,我也不用被白白打一顿了!

韦公公道:“在王都我就跟陛下说了,让陛下不用来临淄,我们先过来打探一下,看看回龙簪有没有在长铭的头上,但陛下一定要亲自前来,奴才也阻拦不住啊!”

周伯邑想了想,好像确有此事,但他是天子,也不好承认自己做错了事,便道:“我也没白来,起码确定了回龙簪确实在长铭的头上,现在我也可以有的放矢,心里也有底了!”

韦公公道:“既然如此,陛下,那我们现在就回王都吧!此地绝非久留之地啊!”

周伯邑心情好了许多,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们回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