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剑公子

剑公子-第125章 目标不变

作者:夜开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等到蝉夕穿好衣服,依然觉得心慌意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转着圈,急道:“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玉夙道:“小姐,既然你不好意思,我就跟秦公子说一下,让他先回去呗,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蝉夕犹豫了一下,道:“万一是重要的事情呢!再说了,早见晚见,早晚要见,反正我刚刚也裹了东西了,他应该什么也没看到!”

玉夙点头道:“对的,天这么黑,最多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是我们自己吓自己了!”

蝉夕感觉很有道理,便整理了下衣服,又整理了下思绪,鼓足勇气向门口走去!

开了门,渠年已经站在了房间门口。

蝉夕虽然已经安慰好了自己,假装对方什么都没有看到,让自己不用太紧张,但等她看到了渠年,心里不受控制,又紧张了起来,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两颊飞红,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

渠年看在眼里,知道这个世界的女人很注重贞洁,哪怕是一条胳膊,也像是中东女人的头发,不能让别的男人看到,要不然就是受了亵渎,当然,长铭除外。

渠年看她紧张,自己也有些紧张,生怕蝉夕太过于自重,将他杀之灭口,以保贞名,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土匪如云,杀他就跟杀鸡一样轻松。这时连忙解释道:“大掌柜,刚刚我是敲门的噢,是你们同意,我才进来的,但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是散光眼,一丈以外的距离,我只能看到模糊的光影,何况今天夜这么黑,我连模糊的光影都看不到!”

这话其实是越描越黑,如果你什么都没看到,那你解释干嘛?蝉夕听得愈发局促急道:“你别说了……我……刚刚也穿衣服了,就是有点薄而已!”

渠年忙道:“对对对,我看见衣服了,除了衣服之外,我什么都没看到!”

蝉夕不想再跟他讨论这个话题,要不然只会越描越黑,急忙岔开话题,道:“你来干什么?”本来她还准备邀请渠年进屋的,但这种气氛下,她实在不能答应,要不然就有一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渠年倒也不介意,道:“哦,我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忘了问大掌柜,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我好早做准备!”

蝉夕道:“明天早上,天没亮就出发!”

渠年道:“还去殷墟鬼城吗?”

蝉夕见话题岔开,心里就轻松了不少,不再羞臊难耐,道:“自然要去的!我们这趟出来不就是为了去殷墟鬼城吗?”

渠年笑道:“我以为这趟出来就是为了试探我的!试探完了就应该回去了呢!”

蝉夕道:“那只是顺便而已! 殷墟鬼城那肯定是要去的!”

渠年道:“其实我看大掌柜生性淡泊,并不像热衷于长生之道,这词次为什么这么执着呢?”

蝉夕道:“你这么聪明,看不出来吗?”

渠年道:“大掌柜想得到天之眼,然后以天之眼诱惑各国国王,让他们给你卖命,是吗?”

蝉夕道:“差不多吧!”

渠年沉吟片刻,道:“这确实是复国的捷径哪!有了天之眼,确实可以号令天下群雄!”

蝉夕道:“你是怕我吞了你那一份!”

渠年摇了摇头,道:“说句实在话,其实我并不觉得我们这次去能抢到天之眼,直觉告诉我,这天之眼可能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蝉夕迟疑道:“所以你不想去?”

渠年道:“确实不想去,特别是看到齐国连羽林军都动用了,让我总感觉凶多吉少!”

蝉夕道:“但羽林军现在已经被我们除掉了,现在殷墟鬼城只剩下陵阳君那边几十个人了,完全不是我们的对手!”

渠年道:“我总感觉我们的对手不是陵阳君!”

蝉夕道:“何以见得?”

渠年道:“直觉!”

玉夙忍不住道:“直觉不是女人的吗?”

渠年道:“男人也是有直觉的,特别是直男的直觉,更灵敏!”

蝉夕道:“那你是不打算去了吗?”

渠年想了想,长叹一口气,道:“去吧!”

蝉夕怔道:“既然你认为是白跑一趟,甚至凶多吉少,为什么还要去?”

渠年笑道:“陪大美女出去游山玩水,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嘛!”

蝉夕道:“那好吧,那明天卯时出发!”

却在这时,宋美都就从中间那进院子翻了围墙,跳了过来。其实刚刚蝉夕尖叫的时候,他就已经躲在了墙角下,所以把他们的话都听见了!

这时走到蝉夕面前,嘿嘿一笑,道:“姐姐,明天我也要去!”

蝉夕脸色一冷,道:“你不许去!”

宋美都急道:“为什么啊?我天天待在这里都快憋死了,我也想出去散散心,要不然我会疯掉的!”

蝉夕道:“疯掉也不许去!你是宋国最后的希望,绝不允许有任何闪失!”

宋美都急道:“不会有闪失的,大不了我们多带一点人过去嘛!”

蝉夕道:“我说不许去就不许去,你跟我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哪都不准去!”

宋美都就转过身来,拉住渠年的胳膊,道:“秦公子,你帮我求求情呗!带我一起去呗!姐姐比较听你的话!”

渠年笑了下,道:“你太高看我了,我自己都是身不由己!”

宋美都撇了下嘴,道: “你真不够意思!”

渠年道:“其实你不去也是一件好事,那里没有你想象的好玩,好了,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也懒得掺和,我走了!”说完转身就走了,出院门时,顺手关上了门!

宋美都又看着蝉夕,一脸哀求,道:“姐姐,你别听秦公子胡说八道,不会有危险的,你就带我去呗!”

蝉夕冷冷道:“我看胡说八道的人是你!别废话了,你就是说干口水我也不会带你去的!去,把程将军叫来,我有事要跟他商量!”

宋美都虽然一肚子不情愿,但也不敢违抗他姐姐的命令,就嘟了下嘴,转身气呼呼地走了。

蝉夕和玉夙就回到屋里,因为要等程将军,便在桌子旁坐了下来。

玉夙这时说道:“小姐,我感觉秦公子这次是真的不想去殷墟鬼城,不像是装的!”

蝉夕怔道:“既然不想去,那他为什么要答应呢?我又没有逼着他去!”

玉夙道:“我感觉秦公子是怕你杀了他!”

蝉夕惊道:“我杀了他?我杀他干嘛?”

玉夙道:“小姐想啊,在临淄城的时候,没有人逼他,但他却愿意跟着小姐过来,那时他只觉得你是个生意人,以诚信为本,所以值得信赖,可为什么到了乌鸡山,我们的实力在他眼里变得更强了,他却不愿意去殷墟鬼城了呢?”

蝉夕怔道:“什么意思?”

玉夙道:“小姐,你是当局者迷呀!其实能否抢到天之眼,在秦公子的眼里,一直都是机会渺茫,只不过天之眼的诱惑力太大,他才愿意跟着小姐过来赌一把,一路他都没有多说什么,唯独现在到了乌鸡山,他的态度变了,他觉得赌的风险太大,所以他不想去了,但他又不敢不去,毕竟带着这么大的秘密,他把小姐会杀了他!”

蝉夕怔道:“我在他的眼里有这么狠毒吗?”

玉夙道:“小姐你别忘了,这次是我们试探他,不是他试探我们,我们试探出了他的人品,但恰恰相反,我们在他的眼里,人品就有问题了,只是他敢怒不敢言,我们可以换位思考,如果换做是你,秦公子这样试探你,你心里肯定也是恼怒的,就算不恼怒,对他的印象肯定也是大打折扣!”

蝉夕心下一沉,道:“那他为什么就断定我会杀他呢?”

玉夙道:“因为小姐在她的眼里,复国的意志太坚定了!为了复国,甚至不惜牺牲亲情,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所以他认为,朋友在小姐的心里,根本就是微不足道,只要对小姐复国不利,你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铲除!虽然你指望他登上秦国大位,但这件事的几率其实跟抢到天之眼的机率是差不多的,都是机会渺茫,所以他没有把自己看得这么重!当然,聪明的人都不会把自己看得太重,越聪明的人越卑微,感觉所有人都离不开他的人,那种人是活不长久的!”

蝉夕点了点头,迟疑道:“你分析的很有道理,现在想想秦公子刚刚的态度,确实一点都不想去,他想劝我回头,我不回他,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跟我去!”

玉夙道:“就是这样的!所以刚刚公子让秦公子求情,秦公子说他也是身不由己,他说了那么多话,其实就是这一句话才是他的真心话,他已经认为自己是身不由己了!”

蝉夕深吸一口气,道:“那怎么办?难道我们以后在他心目中的印象,就是这样的吗?越来越生疏了?永远都得不到缓和?”

玉夙道:“应该是的!毕竟他没有试探小姐的机会!而且他这个人跟别人不一样,虽然嘴上滔滔不绝,但心里话却很少讲出来,讲出来也是掺杂在废话里,让你不知道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如果不是我们试探过他,这种人其实是可怕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