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最强剑仙奶爸

最强剑仙奶爸-第55章:夺剑

作者:马龙藏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酒馆之内。

当齐国大公子严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严南和严辛二人都皱起了眉头。

严戚这个人楚羽嘉在来的时候便已经听说过了,这个人和邺国的大公子赵宽很像,两人都不是那种能闲得住的王孙公子,小时候便偷偷到边境历练,每逢战争只是必然身先士卒,若不是东胡不团结,每每都是一些小规模战役,或许他的军中威望早就已经超过赵宽,成为诸侯列国公子之中军中威望最高的一位了。

“如此说来,你的情报似乎慢了太多。”

楚羽嘉笑着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事儿好像都是三四个月之前的事情了,你现在才知道?”

“而且我来齐国也有段时间了,没想到啊,你收到消息的速度竟然这么慢。”

“都说邺国来了个狂妄之徒,开始时候我也不相信,但今日一见,发现所言非虚。”

严戚嘴角高挑,冷笑道:“但狂妄也是需要资本的,不过是一只没人要的野狗而已,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狂妄?”

“你那父亲不过是被邺人神话了而已,你真当你是什么闻名天下的将军的儿子?”

“而且我还告诉你,在我面前狂妄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一听这话,坐在楚羽嘉身侧的孟飞航便感觉周遭的空气忽然变得浓稠起来。

暗道一声坏事儿,孟飞航知道,这是楚羽嘉动怒了的前奏。

他也知道,楚羽嘉的脾气很好,就算是平日里他们俩开一些过分的玩笑都可以。

但那也得分对什么人,也得分对什么事儿。

有些事情是切莫不可以在楚羽嘉面前提起的,就比如他父亲的事情。

这是楚羽嘉绝对的逆鳞。

“那我还真想试试,到底是什么代价。”

楚羽嘉缓缓地站起身。

见状,严戚亦是凌然不惧,说道:“你觉得你很厉害,但实际上你什么都不是,劝你在出手之前可要考虑清楚了,最后到底是什么后果,可是要你自己一力承担。”

楚羽嘉并没有说话,继续前行。

本来站在门外的两名扈从,在此刻也都进入酒馆当中,缠绕着金线的佩刀缓缓出鞘一半。

他们都是严戚的贴身扈从,他们的任务便是不能让除严戚关系亲近的人之外的任何人靠近严戚。

可还不等这两人出手,楚羽嘉的身形猛然晃动,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两人近前,不等二人反应过来,楚羽嘉的一掌就拍在了右面那名扈从的胸口上。

“嘭!”

闷响过后,只见那扈从的身形向后倒飞出去,将酒馆的墙壁都给撞塌的大半,等那扈从滚落到街上之后,再去看他,哪里还有一丁点的气息,已然被楚羽嘉一掌轰碎心脉七窍流血而死。

杀死一名扈从之后,楚羽嘉的动作没有停顿,在另一名扈从从惊骇中回过神来准备抽刀劈砍的一刹那,楚羽嘉抬手便按住了对方的刀柄,将对方还未来得及抽出刀鞘的刀又压回了鞘中,紧接着一把扣住了对方的面门,单臂捏着那扈从的脑袋,将其高高举起。

紧接着楚羽嘉飞起一脚踹在对方胸口,就与刚刚那扈从无异,这扈从也从酒馆的大门直飞出去落在街道上,落在自己同伴的身侧,就连死相都一模一样,双目圆瞪口吐鲜血。

邺国如何?

齐国又如何?

在这天下,谁敢说他父亲楚千文的坏话,他都照杀不误。

严戚如何,严开又如何?

取汝性命如探囊取物般轻而易举。

严戚万万没想到,两名实力已经达到二品的宗师,竟然在楚羽嘉的手下连一个回合都没走过去,便双双身死当场。

在二公子严南,三公子严辛,以及小公主严卿茶的注视下,楚羽嘉走到了严戚的近前,不等严戚做出任何反应,抬手一把便捏住了严戚的脖子,将其高高举起。

望着严戚那惊恐不安的眼睛,楚羽嘉嗓音平淡的说道:“你除了你公子的身份,你拿什么和我比?”

“所谓的十三岁便上战场与东胡作战?”

“还是所谓十五岁便亲手斩下一名东胡头领的首级?”

谁也没想到楚羽嘉竟然会对齐国大公子出手,严南、严辛、严卿茶清一色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他。

严戚被楚羽嘉捏住脖子,喘不过气来,脸色通红,他在这一刻是真害怕了,因为他感觉到了,楚羽嘉杀他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他一切的骄傲,在楚羽嘉的眼中都不值一提。

他也是在这时候才刚刚想起,这个男人是哪个曾经带领三千五百骑便杀入齐国王宫的男人啊。

齐国人在楚羽嘉杀入王宫之后对楚羽嘉褒贬不一,有人说楚羽嘉是天神下凡,是上天赐给邺国的一颗将星。

但也有人说,楚羽嘉之所以能带人杀入齐国都城,完全是因为齐国将大军都放在前线战场,楚羽嘉不过是钻了个空子而已。

但是,他知道,在当时的齐国就算是再不济,也有万余人驻守,在这其中虽然多是一些老幼病残,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军中老卒,更何况在王宫当中还有近五千禁军,这些禁军都是在军中精锐当中挑选出来的。

可就是在这样的防守下,楚羽嘉依旧单枪匹马一人御剑杀进了王城,并且将剑夹在了齐王严开的脖子上,迫使齐国退兵。

“楚羽嘉……你够了!”

这时候,严卿茶忽然开了口:“你还想两国再度开战不成?”

楚羽嘉转过身望着严卿茶,不过却并没有将严戚放下来,依旧将他举在半空当中,嘴角高挑道:“两国开战又何妨,我在大殿上便与他们说清楚了,如果开战,那就是在两国当中在出现一位权柄滔天的将军而已,至于是我邺国当中出一位,还是你们齐国境内出一位,这就值得思量了。”

“大胆!”

话音落下,严卿茶陡然间抽出佩剑,一剑朝着楚羽嘉的胸口便刺了过来。

严卿茶的本领属实不俗,毕竟也是在齐国第一江湖流派水月山庄当中出来的嫡传弟子,只不过她和楚羽嘉相比就要差许多了,两人孰高孰低从当初楚羽嘉杀进王宫大殿之时就已经分出高下了。

此时严卿茶再度拔剑上前,无外乎就是想要帮自己大哥讨回公道。

剑锋直奔楚羽嘉,可长剑却在距离楚羽嘉的胸口不足一掌距离的位置停下。

再一次,楚羽嘉只出两指便将长剑夹在指尖,使得长剑无法向前递出半寸:“女孩子家家,舞刀弄枪成何体统,不如回去多学学音律诗词!”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儒家思想刻意去矮化女性,更没有男尊女卑的思想,女人一样拥有继承权,在明武帝国的历史上,甚至还有女王女将军的出现。

看着被楚羽嘉用两指夹住的长剑,在听闻他嘴里面的话,严卿茶面色羞红,之前在王宫大殿便被楚羽嘉打败,被她视为是自己的大意,但如今她是切切实实感受到了二人的差距。

其实早在楚羽嘉两招便解决那两位二品宗师级别的扈从时,她就应该已经知道了。

只是,她就是不服气。

这或许就是小女人的作风。

楚羽嘉双指猛然用力一翻,严卿茶吃力不住,手中剑立马就被楚羽嘉给夺了过去。

也就在严卿茶准备起身夺剑时,楚羽嘉挥手将严戚给推了出去。

见到哥哥站立不稳即将跌倒,严卿茶也顾不上那柄师父送给自己的雏凤剑,抬手去将即将跌倒的哥哥给扶住。

而就在这个时候,楚羽嘉忽然上前,趁着严卿茶不注意,将其手中的剑鞘也给夺了过来。

“唰。”

雏凤剑归鞘,楚羽嘉眯缝着眼睛看了一眼自己手中这柄颇为秀气的剑后,嘴角高挑道:“孟先生,看来今天是没有什么好吃的饭菜了,咱们走。”

生怕楚羽嘉把严戚给弄死,从而坏了自己计划的孟飞航见此情景也长松了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跟着楚羽嘉便走出了酒馆。

他们刚刚走出去没多远,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尖叫:“楚羽嘉,你凭什么拿走我的剑?”

“凭你本事不济。”

楚羽嘉头也不回的说道:“等你有一天有了本事,大可以来我这里拿走,在那之前,你还配不上这柄剑。”

闻言,在后面的齐国长公主严卿茶气得直跺脚,对着楚羽嘉的背影咬牙切齿的吼道:“楚羽嘉……我早晚有一天要杀了你!”

“如果你有本事的话,尽管来。”

这一日,楚羽嘉在宁兴府中,生夺齐国长公主严卿茶佩剑凤雏。

或许连当事人都没想到,日后竟然会因为这柄剑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十年后有人问过楚羽嘉,如果在给他一次机会,他在十年前的今天,还会不会拿走这柄凤雏剑。

楚羽嘉的回答非常肯定,就算是在给他十次机会,他也在不会拿走这柄剑。

因为这柄剑,他得到了莫大的机缘。

但也因为这柄剑,他差点就失去一切。

有的地方危机四伏。

有的地方一片祥和。

邺国东北的灾情以因为公子赵宽率领亲兵运送赈灾钱粮得到缓解, 而赵宽也因为凡是亲力亲为,甚至在街头上开设粥舍时,他还亲自到现场为百姓施粥,使得他在百姓中的威望大增。

在邺国,民心便是军心,因为在邺国每家每户都有人参军,当军旅当中的士卒,听闻家乡受灾时,自然担惊受怕,又因为自家公子前去赈灾,之后自己家人得以活命,自然而然对这位公子感激涕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