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豪门悠悠情

豪门悠悠情-第十章 风铃说事1

作者:刘必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隔壁住的是保姆风铃姐,还不到三十岁,长有几分姿色,和孟子萱处得很好,她们姐妹相称着。

谁进风铃姐房门了?想干嘛呢?孟子萱头脑一阵疼痛,欲坐起来但翻不了身。

“干嘛?”声音还是听得很真切的。

孟子萱强行爬起来,打开电灯,然后挪向房门,把拉手拉得响响的。

声音消失了,一片寂静。孟子萱摇了摇头,又宽衣躺床上了。

一会儿,传来了敲门声。

“谁呀?”孟子萱警觉起来了。

“是我,风铃。”

“好,我这就去开门。”孟子萱忙爬起来去开房门。

风铃神色紧张地跨了进来,孟子萱随后把房门关起来,不放心地拉了拉拉手,很牢的,这才把风铃扶到自己的床边坐下来。

风铃惊魂未定,颤颤怯怯的,孟子萱竭力稳定她的情绪,说:“铃姐,由我在呢,你怕什么?除非你信不过我这个妹妹。”

“我若不信任你也不会喊你的门了。”风铃强装笑脸说着。

“说真的,我还不知道你是怎么进到李宅来做保姆的,你不说,我也不好意思多问,还有,今天夜里……”

“唉,话说起来一言难尽啊。我进这家宅院已经有两年多了,我是不得已才进来的。”风铃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同是天涯沦落人,你我相识是缘分啊。”说着紧紧和风铃相拥到一起,泪水扑扑地流了下来。

一阵过后,风铃平静多了,她说:“我出生在一个寒门,没读几年书就回家帮父母干活,在我十六岁那年,有一个远房的表哥来我家游说,吹嘘自己发大财,说回来帮帮亲戚的忙,带几个到城里去工作,父母大人信以为真,拜托这位表侄帮我的忙,带城里找工作。我懵懵懂懂的,跟他来城里了,谁知他不但不帮助我找工作,还要对我非礼,我要回家,可没有路费,怎么办呢?我想到了跑,可又能跑哪里呢?我屈从了,就这样我成了这个所谓的表哥私下情人。可这个人可恶到极顶,把我带赌场让大家调戏,他从中大笔大笔的捞钱,带回来后还当面羞辱我,还拳打脚踢起来。”风玲已泣不成声了。

孟子萱帮她擦眼泪,憎恨地说:“真是禽兽不如的东西,可恶到极顶。”

“打过之后,就扒我的衣服,我拼命的抵抗着,又遭到一阵毒打,我昏蹶过去了,待醒来后,我躺在陌生的床上,身边躺着四十几岁的壮汉,看着我嘿嘿地笑着。天哪,我怎么到他这里了。我发疯似的狂喊,牛鞭子(赌场上的人都叫他这个表哥叫牛鞭子),你不得好死,你迟早会遭到报应的。”

“那在你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孟子萱出于关心地过问着。

“是牛鞭子的一个赌友,那一次赌,牛鞭子拿我作赌注,输给他了。”风铃有气无力地说着。

“狗屁不如的畜生,拿表妹下注,真的不得好死。”孟子萱也愤愤不平的。

“他的这个赌友就是我现在的男人。”

“啊?你嫁他啦?”孟子萱惊叫了起来。

风铃苦笑了起来,说:“命呗,你违拗不过的。”

“他大你很多,你也心甘情愿?”孟子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的这个风约多姿,体态迷人的女子竟然嫁给一个半老头子。

“他对我还算不错,那时我遍体鳞伤,发炎感染,要不是他把我送医院救治,我就没命了。他虽然嗜赌成性,但性格比牛鞭子好多了,有时也会耍一点酒风,但很少打我。”

“他对你好吗?”

“开始宠得很,但后来……”风铃又哽咽了起来。

“他对你动粗?”孟子萱拉着风铃的手不放松。

“没有,他也有难言之隐。”风铃又摇起了头来。

“赌场上的没一个好东西。”孟子萱顺着风铃骂起了赌徒。

“他乡下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