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豪门悠悠情

豪门悠悠情-第七十五章 夜不能寐

作者:刘必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天晚上,风铃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失眠了。她想的很多很多。尤其是李擎天发自内心向他表白时更让她六神无主,忐忑不安起来。

说真的,她喜欢李擎天,但这个喜欢只能在心里,不能表露出来的,因为她从来没有什么奢想嫁给他,她配不上。所以她对李擎天的感情也只能停留在兄妹之间亲情的层面上,是不可能再向前发展的。

这两天李擎天对她倍加关爱,可能有多种原因,最主要的是他听到了李擎柱缠住她不放让她精神上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这事上,看得出来在轿车上他内疚而流泪的样子。风铃知道,李擎天现在的一举一动是对她精神上的补偿,他的话多半是安慰、鼓励和激励,他心里有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兄长对妹妹的那种感情。

这天晚上李擎天也同样翻来覆去睡不着觉,风铃游离不定的眼神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害怕风铃离开这个家,离开他。那么他苦心经营赢得的伟大形象将成为泡影,随之而来的应该是泼头盖脸的一片谩骂声。李擎天心慌了。

孟子萱在编织着美好的梦的摇篮,她觉得命运对她还算公平吧,家庭的变故让她流离失所,乞街卖艺,恩人相助,让她重新感受到家的温馨,兄长的关心,并且意外的收获一份爱情。有爱情的梦是最美好的,孟子萱带着对美好爱情的憧憬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风铃又流泪了,爱是同情吗?李擎天一反常态的举止只能是对她精神上的抚慰。(本章节由网网友上传)说出来的爱也只不过没有精神实质的苍白的语言,它哪是风铃所需要的依靠。风铃知道,李擎天和孟子萱有着无密的关系了,而这种亲密已越过了兄妹亲情的界限,她不可以插进来的,她不想伤害好妹妹孟子萱。风铃心情很复杂,她无法面对现实,更没办法面对李擎天。

藏在内心许久的感情向她表白了,她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总算压在心里的一块石头卸下来了。李擎天放松的喘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尽量不去想可能出现的结果。

梦只是一个简单的排列组合,如幻影一般,没有连贯性的,李擎天捧着一束花慢慢地向她走来,许是求婚了,他西装革履,一表人才。孟子萱迎了上去,接过了象征爱情的一对钻戒,承诺一生爱她的汪海洋小心翼翼地帮她戴上了。孟子萱患得患失,他怎么不见了?他答应送给我最好的礼物的。孟子萱在人群里找着,找着,又一对佳人出现了,女的是姐姐风铃,男的就是他,李擎天。怎么一回事?他俩手挽手向她走来,孟子萱摇着头不相信这是个事实,她一边抹手指上的戒指,一边跑向李擎天。李擎柱?怎会变了的呢?风铃在一边抹眼泪。不能让风铃受委屈,孟子萱拔出发簪,凶猛地朝李擎柱刺去,李擎柱倒在了血泊里,豪门血劫,别墅摇摇欲坠,孟子萱发疯似的撞上了坚硬的柱子。醒过来了,孟子萱惊叫了起来。她做噩梦了。

风铃处在浅睡眠状态,依稀听到一声喊叫,马上坐了起来,再也听不到声音了,许是幻觉,她没有想的太多,又躺下睡觉了。一夜相安无事。

第二天天亮,孟子萱和风铃起床去打扫院子,李擎天正在早锻炼呢,两个妹妹相视一笑,没好意思过去打招呼。

吃罢早饭,李擎天开着车子走了。

孟子萱心隐隐的痛着,李擎天一旦忙事业,自己又要被冷落了。

风铃心隐隐的痛着,李擎天不打招呼,多半与她有关,她真不愿意做对不起妹妹的事情来,李擎天怎会想到风铃心中的这个纠结,风铃是很难受的。

李擎天去公司也是走走形式,金融市场一片繁荣,公司正良性的运转着,大额资金的使用有了保障,没有他可担心的事。今天他开车出来是没有办法的事,他真的不好面对一直叫妹妹的两个女人。孟子萱,热情似火,给了他最甜的吻和最深情的拥抱,可惜有约于他人的,违背不了的,但这个情是一辈子的。孟子萱,就让这个梦藏在你我的心里吧。

李擎天毕竟是个男人,男人有爱,但也是有担当的,孟子萱理解也好,抱怨也罢,他绝不会亏待她的。李擎天想错了,爱是不能用物质来补偿的,补偿的越多,这爱也就扭曲了,不真实了,甚至被误解为一种交易。

李擎天对风铃的爱是对妹妹的一种感情,他希望风铃嫁到一个好的婆家,所以经常带她出入各种场合,高雅文静、彬彬有礼的形象让他有了面子,谈生意很顺利,他自己也被深深地吸引住了,但特殊的妹妹身份让他很难启齿表达自己的感情。说真的,李擎天从来没有嫌弃过她的过去,有的是同情、怜爱,以至渐渐地产生了对她的喜欢的特殊的感情,风铃是感知不到的。

李擎天其实没有去公司,他把车开到了东市游泳馆的停车亭停下了,他要好好的游游泳,把烦心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风铃还真的担忧起李擎天来了,自己模棱两可的动作表情让李擎天怎么去想,以前去公司总打声招呼的,今天早上他不声不响地离开了。真的好担心啊,风铃,风铃,你干嘛不答应他呢?你喜欢的人正是向你表达感情的人啊,你回避了,躲开了,也许这辈子的幸福擦肩而过了。风铃一阵心酸,马上去洗手间把将要滚落下来的泪冲洗掉。她不能让孟子萱看出来,因为爱是自私的,爱也是纯洁的,就像眼睛一样,容不了一丁点沙子的。

孟子萱仍在为夜梦的事困扰着,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她想不通的事怎么会杀人呢?太可怕了。孟子萱没有把这个梦告诉风铃,因为她知道风铃和李擎天没有感情上的瓜葛,李擎天不可能牵着她的手走进婚姻的殿堂的,李擎柱已婚的,就更没有这个可能了。

李擎天在泳池里游过来游过去的,大口喘着粗气,他忘掉累了,又猛倾到水下,呛着了,浮上来咳得厉害。他支持不住了,请工作人员把他抬了上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