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豪门悠悠情

豪门悠悠情-第九十八章 泪眼兮兮

作者:刘必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怎么,不说话了?”孟子萱斜睨着,带有一点讽刺。

“我对其他女孩子是不感兴趣的,子萱,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李擎天装纯,装爷们,说的像真的一样。

“是吗?看不出来。”孟子萱又抿了一口茶。

李擎天不明白孟子萱的话是什么意思,是质疑他和别人女人有染,还是质疑他对她不够用心,立即表现出很痛苦的样子,说道:“子萱,你不相信我那还有谁相信我呢?”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最清楚。”孟子萱不像对兄长说的话,倒像在训斥自己的男人。

风铃在她面前有所透露?不至于吧,风铃应该是一个很稳重的女人,在事情没有暴露之前一定要沉稳,小不谋则大乱,李擎天坐下来,一本正经地说:“身正不怕影子歪,我行的正,走的直,要是你硬朝那些方面去想,我也没办法。”

“你是我的哥,我不相信你相信谁?”说完“噗嗤”的一口笑了。

天哪,原来子萱在考验我,好在我善于周旋狡辩,不然就露相了,谢天谢地。李擎天马上振奋起精神来,说:“子萱最懂我的心,也知道心疼我。”

“这话差不多,你看你一点也不注意身体,老想到喝酒,应酬应酬而已,干嘛要喝醉呢?”孟子萱出于一种关切,抱怨起来了。

“子萱,近阶段我滴酒不沾,我戒酒了。”李擎天很坦然地说着,希望孟子萱不要为她担心。

“滴酒不沾?你说的是真话?”孟子萱狐疑起来了。

“是啊,我好几天没喝酒了。”李擎天肯定地回答。

风铃亲口对她讲,昨晚李擎天醉的不清,是她亲自服侍他的,难道她说话有假?风铃想隐瞒什么?孟子萱的大脑在急速的运转着。她没有表现很吃惊的样子,而是慢慢叼出昨晚的真实情况。

“铃姐也真是的,到现在也没回家,她跑哪去了?找得好半天的时候,这不找到你这里来了。”孟子萱装出找人的样子抱怨起风铃来了。

李擎天马上警觉起来了,孟子萱无事不登金銮殿,许是找茬来了,得提防着她,千万不能出现一丁儿的差错。李擎天装出吃惊的样子说:“那她去哪里了?她不在这里。”

“铃姐平时不喝酒的,该不会被那个混小子灌醉带走了吧?”孟子萱猜测道。

“不会的,昨晚没喝酒,我让财务科的小丽陪她住宾馆的,早上是我安排车子送她回去的。她应该早已到家了,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李擎天虽然说话小心翼翼,但还是露出了诸多破绽来。

“昨晚铃姐没回来,我一夜无眠,你那弟弟就像馋猫似的,一天到晚盯着她不放,我最怕铃姐落入他的爪子里,让铃姐倍受凌辱,这下放心多了,原来在你这里过的夜。今天一大早我就出去找她,没碰到,原来是路道相反了。”说完满脸装笑起来。

孟子萱的笑有点做作,李擎天有点招架不住了,脸上渗出细细的汗珠来。他强装镇定自如的样子,说:“子萱,人已经回去了,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你俩姐妹情深,我最受感动。”

“是的,我们虽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我的事就是她的事,她的事也是我的事,要是有人像李擎柱那样耍流氓欺负她,我决不会轻饶他的。”孟子萱软刀子说话,寒气逼人。

“呵呵,风铃有你这个好妹妹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了,这样我这个做哥哥的就一心一意干自己的事业了。”李擎天不无嘲讽的说着。

“外贼好防,就怕家猫偷腥,想防都难啊。”孟子萱指桑骂槐的羞辱着。

孟子萱看来猜估到我和风铃的关系了,得尽快稳住他的嘴,否则一旦传出去,我可难做人了,特别是我如何面对自己的下属,如何面对我手下的女职员,我就是他(她)们的一面镜子,男人以我为楷模,女人以我有择偶标准。如果孟子萱口无遮掩,宣扬出去,岂不让大家笑掉了牙,男人骂我,女人恨我,众人指责我,那时候我就无地自容了。李擎天想到这里,马上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求饶起来了,“萱,都是家里的事,就不要伸张出去了。”

李擎天这话更暴露了他心里有鬼,他到底对风铃做了什么了,得从他嘴里吐出来。孟子萱抑制住愤怒的情绪,小声地说:“哥,有些道理我是懂的,俗话说家丑不可远扬,李擎柱和她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可你怎么……”孟子萱话留有余地,在这里她不想和李擎天闹翻。

“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子的,我和风铃……”李擎天欲言又止。

他和风铃还有扯不清的关系,风铃还真有心计,平素里她竭力撮合我和李擎天的关系,原来是做样子给我看的,好你个风铃,不是做妹妹说你的,你太不够姐妹的情分了,和小妹争男人,你…你…你…孟子萱情绪高涨起来,问道:“你和风铃姐怎么了?”

孟子萱正在气头上,得稳定她的情绪。李擎天站起来走到孟子萱的身边,说:“萱,冷静点,请听我解释。”

“你一直含糊其辞的,有什么好解释的?”孟子萱两眼噙下了泪水。

“萱,我心里一直有你,对你铃姐只是出于同情,所以我带她出来散散心。”李擎天还是隐瞒了和风铃不光彩的那一幕。

“带出来散心我不反对,可你干嘛要把她灌醉,你是存心想欺负她是吗?”孟子萱责备地问着。

孟子萱肯定和风铃见过面了,风铃撒谎说李擎天跟她都醉了,晚上不能回去,孟子萱疑神疑鬼的,就过来了。这孟子萱够机灵的,做什么事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李擎天又想到,物极必反,说明了一点,孟子萱心里有他,要是不在意的话,她也不会来这里。

“子萱,你没感觉到风铃一度时期来情绪低沉,举止反常吗?一个人的精神承受力是有限的。要是不闻不问,听之任之,她的精绅迟早会崩溃的。我和你是她身边最亲信的人,我们不管她谁管她?昨天,商界有一个活动,我打算带你和她一起参加,车子开回家接你们,你倒好,人跑得无影无踪,我和你风铃姐等了很长时间也没等着。这不,我才带你姐去应酬了。”李擎天尽可能把话说的周全些,让孟子萱少产生误会。

“我是你的妹妹吗?”孟子萱泪眼兮兮。

“是。”李擎天肯定的回答。

“你仅仅把我当妹妹看待?”孟子萱心绞痛。

“我对你的感情已超出了普通兄妹之间的亲情,这你应该感觉得出来。”李擎天说完后抱住了孟子萱。

“这我知道。可我不想你身边有更多的女人,包括风铃姐。”孟子萱依偎在李擎天的怀里喃喃的说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