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豪门悠悠情

豪门悠悠情-第一百零八章 下三赖,你去死吧

作者:刘必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擎天的弟弟李擎柱。(本章节由网网友上传)

“二弟,你回来啦!”李擎天忙站起来招呼着。

李擎柱看到风铃在这里,一脸不悦,说:“铃,你身体不好,我要带你看医生,你不从,怎么,跑哥这看病来啦?”

“你病啦?怎么不早说呢?”李擎天关切的问风铃。

“我没病,二哥瞎说来的,哥,你别听他的。”风铃说完转过身背对着李擎柱。

“没病最好,哥就放心多了。”李擎天坐下来了。

“心病,心病得用心来医,哥,你可以医好她的。”李擎柱口无遮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二弟,铃是我们妹子,你不能这样说她。”李擎天露出了不悦的表情,说了一句。

“妹妹又怎么了,做哥哥的不能说她?”李擎柱有点窝火,说着。

“你教育可以,但不能侮辱她。”李擎天说。

“你护着她?难道你俩有另外一层关系?”李擎柱开始怀疑起来,质疑地问道。

“你……”风铃转头瞪着李擎柱。

“怎么,你还不承认?”李擎柱冷笑着。

“你过分了。”李擎天看了李擎柱一眼,摇起了头来。

“哥,你得叫他出去,我看到他烦。”风铃眸瞳里透出对李擎柱的不屑。

“我走了,你俩好谈情说爱,今天我赖上了,偏不走。”李擎柱坐沙发上跷起了二郎腿。

“二弟,你说话过分了,得向你妹赔礼道歉。”李擎天竭力缓和他们兄妹俩关系紧张的气氛。

“向她道歉?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李擎柱不屑地看了风铃一眼,躺沙发上了。

“铃,他是你哥,你就原谅了他吧。”李擎天无奈,只好对风铃说了。

“哥,你放心,我不会跟他斤斤计较的。”风铃不想待这里难堪,说,“我先回家去了。”

李擎柱马上站起来,对李擎天说:“我带铃一起回去。”

“不用了。”风铃夺门而出,李擎柱马上跟着出去。

李擎天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煽了自己一记耳光。

李擎柱和风铃拉拉扯扯,李擎天的手下看到了,惊得目瞪口呆。

李擎柱强行把风铃拉自已车子里,开着带跑了。

家丑不可外扬,李擎天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翻看起报纸来。

~~~

“语,亲爱的,你那冤家又回来了吧?”欣语接听着手机。

“是啊,讨厌死了,看到他就烦。”欣语说着。

“那我俩还能见面吗?我太想你了。”

“不知道。豪,我也想你。”欣语情意绵绵。

“语,亲爱的,我不能没有你。”那个叫豪的说。

“豪,我会记住我俩在一起的美好时光的,爱着你,我很幸福。”欣语陶醉地说着。

“语,我想带你离开这里,去一个无人岛上过你我二人快乐的生活。”

“豪,不现实的,现在我和你都没两个钱,就是走了,也会过凄苦的生活,那样我会受不了的。”欣语说。

“你那冤家已经手无分文,在外边漂不起来了,只能困家里了,我怎么好去见你?我会逼疯的。”

“我会想办法让你见到的,豪,耐心地等吧?”欣语不敢多打,以免被李家查觉而颜面扫地,马上挂断了电话。

这个叫豪的全名周豪,李擎柱私人驾驶,经常出入李擎柱豪宅,一来二去的认识李擎柱的老婆欣语。

周豪的老婆冬梅曾在李氏集团做销售员,长有几分姿色,被李擎柱看中了,经常借销售之口带外边鬼混。周豪从集团内部员工看他不一样的眼神中觉察到什么,一天悄悄跟踪,发现李擎天带着他老婆冬挴住五星级高档宾馆。有强烈自尊心的周豪决心以牙还牙,把魔爪伸向了李擎柱的老婆欣语。

欣语大家闺秀,知书达理,性格温顺,不容易发脾气,而且待人接物彬彬有礼,给人淑女的形象。

周豪能走进欣语的感情生活也是动了一番脑筋的。李擎柱会发火,欣语在委屈时周豪会说捣心窝的话哄她,最终让欣语消了气。李擎柱带其他女人鬼混时,周豪马上就来李擎柱家,做这做那,深得欣语的信任。周豪会懂得女人的心事,经常讲爱情故事给欣语听,让欣语感受故事里男女主人公凄美的爱情。欣语听得脸红红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有一次,欣语发现李擎柱包里全装着有吻痕的女人的乳罩,彻底心灰意冷了。而就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上,周豪大驾光临,欣语扑向他诉说自已受到的委屈,肢体的接触让周豪找回了自尊,也找到了感觉。他吻了她,欣语惊慌失措地松了手。

李擎柱一错再错,欣语对他彻底失望了,她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周豪在她面前诉说起自己婚姻的不幸这无疑让欣语看到了希望。周豪极有男人的体魄和对女人的那份体贴那份细心,欣语心动了。

也许是寂寞,也许是报复,有一次欣语打电话约周豪见她。

周豪心领神会,带着一种特殊的关怀悄悄地走进了欣语的睡房……

~~~

“铃,你干嘛不理我?是不是我穷困潦倒,你瞧不起我了?”李擎柱一边开车一边说。

“哼?”风铃把头转向了窗外。

“你知道,我没有你心里多痛苦,晚上躺下后脑子里全是你的影子,没有你我会疯掉的。”李擎柱假惺惺地说着。

风铃就像没听到似的,眼睛看向窗外,一动也不动。

“我对你的心苍天可鉴,爱你的那段时光珍藏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好的。忘不了你对我的忘情的爱……”李擎柱希望找到最好的语句打动此时正坐在他车子的风铃。

风铃感到一阵恶心,哗地吐出了一大口酸水,她惊慌失措地掏出纸巾,把嘴捂住。

“铃,你怎么了?我带你去看医生。”李擎柱把轿车朝医院方向驶去。

风铃忍不住又呕吐起来,李擎柱加快了车速。

风铃惊恐万分,可呕吐就是止不住。

轿车在医院门口停下了,李擎柱扶风铃下车。

实在太难忍受了,风铃还是跟着李擎柱走进了医院。

医生把完脉后,露出了笑脸,对风铃说:“恭喜你,你有喜了。”

李擎柱惊愕地望着医生,说:“医生,你说的不会有假?”

“先生,好好待你太太,她怀上的是男孩。”医生面带笑容,很自信地说着。

李擎天瞠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风铃拖着疲惫的身子跟着李擎柱离开了医院。

“这下,你可以放过我了吧?”风铃有气无力的说着。

李擎柱摇起头来,面对苍天大吼了一声。

“哥,你开车自己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安静。”风铃心想让李擎柱知道也好,让他死了这份心。

“告诉我,你肚子的孩子是谁的?”李擎柱有点不甘心。

“可以肯定一点,他绝对不会是你的。”风铃一点也不惧怕李擎柱了,肚子的孩子就是他撑腰的资本,从此以后李擎柱不敢再欺负他了。

李擎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说:“铃,你先歇着,我还有点事,一会儿过来接你。”说着就掏出一沓钱硬塞风铃手里,然后驾上车走了。

风铃感到从没有过的轻松,精神马上提上来了,她开始欣赏起周围的景观,绿叶葱葱,鲜花盛妍,特别的美。

李擎天正和春蕾谈工作上的事,两个人窃窃私语,彼此很默契地配合着,就好像一对恋人在谈情说爱。

李擎柱没敲门就推门进来了,李擎天和春蕾都吓了一跳。

“弟,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李擎天对他弟弟的鲁莽行为很反感,抱怨道。

“别抱怨了,我哪有时间和你蹭嘴,快去看看我的嫂嫂。”李擎柱也没顾及春蕾在场,直接说了。

“你嫂嫂?”李擎天懵住了。

“嫂子很漂亮吧?”春蕾很好奇地问着。

“你要是她的弟妹的话,那就称得上最美的姐妹花了。”李擎柱见色心动,不忘调侃地说。

春蕾脸一下子绯红起来,不敢抬头看总经理的弟弟李擎柱了。

“擎柱,对姑娘要有礼貌。”李擎天说道着。

“好,秘书小姐,让你受惊了,明天请你吃饭,算是向你赔礼道歉,请你赏个脸,别拒绝我。”李擎柱钓鱼的本领有的是,你若没有两下子肯定会上了他的鱼钩。

“总经理的二弟伶牙俐齿的,想必是从女人堆里爬出来的吧,看到女的就会讨便宜,本小姐有那么点个性,有时也会耍那么两下子,你敢么?”春蕾多少也听到李擎柱的一些绯闻,也知道李擎天不喜欢这个惹事生非的弟弟,所以才当着李擎天的面数落并威吓着李擎柱来。

此时风铃最想见到的是李擎天,李擎柱甚懂女人的心事,套李擎天耳朵说了几句。

李擎天心花怒放,忘了同春蕾打招呼,兴冲冲地下楼了。

李擎柱没有想立即要走的意思,春蕾势单力薄,还真有点儿害怕了。

李擎柱坐到了总经理的椅子上对秘书春蕾说:“这儿的位置大哥过不了两天便让给了我,你得好好地侍候好我。”

“总经理走到哪里我跟他到哪里。我不想做你的秘书。”春蕾怯怯地说着。

“为什么?”李擎柱张大眼睛问道。

“你看上去很可怕,没人敢靠近你。”春蕾还是实话实说了。

“我有那么可怕吗?我原来的秘书个个乖巧,和我相处得很融洽,也没听到哪一个说怕过我。”李擎柱也想讨春蕾的欢心,这么说着。

“她们有她们的目的,我可不想占这个便宜。”春蕾听到了不少关于李擎柱把女秘书带入私宅或宾馆鬼混的传闻。她从来没想过为了巴结讨好上司卖弄风情做下三流的事情出来。

“她们知道上司的嗜好,只是满足上司的好奇心而已,没有什么目的的。”李擎柱面对一个女孩,大言而惭地说着。

世上竟然有这等人,李擎柱怎么这么下流无耻,把本小姐不当人看。春蕾气不打一处来,心里骂道:下三赖,你去死吧。

李擎柱看春蕾不作声,以为想通了,愿意做他的秘书,马上换了一张笑脸,说:“小蕾,不要动摇,做我的秘书,前途一片光明。”

前途一片光明?做你秘书,恐怕暗无天日。春蕾捧着笑脸,抛了个媚眼,说:“李总,做你秘书,我会得到什么好处呢?”

“给你购买豪宅,替你储备私房钱,让你永享富贵,做一个骄傲的富太太。”李擎柱又用老套路哄起了春蕾。

“你不是有太太了吗?怎么还想纳妾?”春蕾嘲讽的说着。

“不可以吗?你情我愿的,私下里来往,谁知道呢?”李擎柱以为春蕾上钩了,说得越来越直白了。

“李擎柱,请你马上混出这里,混得越远越好。”春蕾愤怒了,吼道。

这丫头,性格说变就变,脾气突然的暴出来,那好,等我坐上这个位置,看你还敢不敢这样待我。

“开玩笑的,小蕾秘书,当真啦!息怒!息怒?”说着就走了过来。

“别过来,否则我会喊人的。”春蕾用弯着手臂把前胸护着。

“喊什么人,不吃你,不挠你的,你还用怕我吗?”李擎柱还真没怕过谁,一个女孩子敢在他面前撒野,还真没当回事,他很自如地朝着她走来。

得赶紧想办法脱离这魔鬼,春蕾灵机一变,马上露出一副笑脸,柔情地说:“李总,人家还是一个小姑娘,你干嘛说的这么直白?含蓄一点,心有灵犀一点通,彼此心照不宣,这么一来谁也不知道我俩的私情,那交往起来就方便多了,李总,你说呢?”

“小蕾说的是,想的比我还周全,我会守着你来到的那个驿站,开始你我二人世界的快乐美好的生活。”李擎柱飘飘然起来,闭上眼睛憧憬他几乎永远也不可能的那种堕落腐朽的生活。

春蕾趁李擎柱还在回味着他那美好的不可实现幻觉中悄悄地溜走了。

李擎柱睁开了眼睛正想说什么,春蕾早没了人影,他如梦方醒,上了这小丫头片子的当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