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豪门悠悠情

豪门悠悠情-第一百零九章 子萱说梦

作者:刘必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海洋,告诉你一个秘密。”孟子萱穿着汪海洋给她刚买的衣服,在镜子前转来转去,看汪海洋看她入神的样子,开起玩笑来了。

“什么秘密?说出来让你我共同分享一下。”汪海洋这才缓过神来,他爱听孟子萱说话给她听。

“昨晚我做梦了,梦见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牵着我的手走进了一个小丛林,那人长的好丑好丑,可不知为什么就是喜欢他,紧紧地攥住他的手,最怕一放手他就跑了。”孟子萱很甜蜜地回忆着那个梦境。

汪海洋露出了不悦的表情。

“那个人走的很快很快,我就差跟着小跑,一会儿过来一个道士,曰:美丑乃上帝塑造的形,没本质差别,不嫌贫困,不贪富贵,不厌其貌、其女必有后福,乃天意。说完道士不见了,忽然间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变成了英俊潇洒的小伙子,手拿一个小盒子,打开后取出那象征爱情和友谊的一枚戒指戴到我手上,跪下来对我说,‘萱,我愿娶你为妻,今生今世陪在你身边,让我爱的你快乐幸福的生活着,答应嫁给我。’我好幸福,好感动。”

汪海洋转过脸去了,他不想看到孟子萱爱着别人那种极享受的样子。

“海洋,你在听吗?”孟子萱感觉到汪海洋情绪和行动上的细微变化。

“你继续讲,我在听呢。”汪海洋虽这么说,但头仍没有转过来。

“我问他道:我干嘛答应嫁给你?男的毫不犹豫地说,你的眼睛告诉我你一直爱着我。我纳闷了,我从没在他面前表露过,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我问他,‘我没给过你好脸色,你怎么就知道我心里藏着你来的?’他点着我的鼻子,说:‘萱,你的手是温的,传给我的是那种感情是炽热的,我最能感觉出来,换着别人感觉到的是普通的热而已。你要相信心是有心灵感应的,有感觉的人才能擦出爱的火花。’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他竟然感觉到我对他隐藏很深的爱,我太激动了,紧紧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听着我心爱的男人有节奏的心跳声。”孟子萱一边说着,一边观察汪海洋的反应。

汪海洋似乎不是太感兴趣,找一张报纸看了起来。

“我知道他表达爱的方式有点太直接了,马上推开了他,说,“我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岂能这么快就答应你?这戒指暂放在我这里让我管着,我要看到你的实际行动我想只要这个男人有足够的信心,大胆的去追求,做出令我感动的事情,他为赢得我对他的真情的。”孟子萱仍进入她追梦的情境中,脸上绽放绚丽的花朵。

汪海洋很专注地看着报纸,似乎丝毫没在听孟子萱的充满诗情画意的描述。

孟子萱看在眼里,悦在心里,心想,汪海洋在吃自己的醋了。继续编起了梦境,说:“这个男人朝我笑了笑说,‘我用一生的时间接受你的考验,就是不能和你走到一起,我也无怨无悔。’说完就走了,我感动得流泪了,喊他站住,他没有回头,我就追去了,可不知为什么,就是跑不动,我急了,拼命地喊道,‘洋,带上我。’……”

“谁?”汪海洋为之一振,马上放下报纸站了起来。

“汪海洋啊。”孟子萱抿嘴一笑,看着汪海洋。

“我怎么会五大三粗的?有那么丑吗?”汪海洋不以为然。

“我也不知道,梦里的你就是这样的,但我看得惯。”孟子萱调皮的说着。

编谎话来耍汪海洋,还编的那么逼真,让汪海洋一时没识判,这孟子萱头脑还真不简单。汪海洋沉下脸来,摆出做政府官员的架势,一本正经的说:“做官员已经没有行动自由了,交朋友也得接受群众的监督,所以你以后少来这里,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没做两天官就耍起了官腔,难道这是拒绝我的理由吗?孟子萱没有正眼看孟子萱,提着包说:“汪副主任,打搅你这么长时间还真不好意思。你忙去吧,我还得去看风铃姐。”

“怎么来了就要走?待我这里不习惯吗?”汪海洋后悔刚才不该说那句话。

“官府,不是百姓能待的地方,我身份低,还是离开的好,免得坏了你的名声。”孟子萱挎着背包往外走。

“子萱,刚才说错了行了吧,我向你道歉。”汪海洋很抱歉的说着。

“不必了,你去忙着,我真的要去找风铃。”孟子萱决定要走,谁也拦不住他的。

“风铃怎么了,不是在家待得挺好的吗?”汪海洋用身体挡住了孟子萱的去处。

“她怎么样与你有关系吗?狗咬虱子多管闲事。”孟子萱耍起脾气来了,把汪海洋推开。

“子萱,我开车送你过去。”汪海洋跟在孟子萱的后边,讨好的说着。

“公车私用,你不怕犯错误吗?我可不想受到牵连。”孟子萱直管朝前看,看也不看汪海洋一眼。

“我自己的车子,花的也是我自己的钱,这犯哪门子的法?再说我送的不是别人,是我的未婚妻,就是再忙,自己的人也得关照到吧,你说呢?”汪海洋知道自己态度上语言上伤到了孟子萱,只好讨好起来。

“未婚妻?谁承认我是你的未婚妻了?”孟子萱站住了,转过身来问着。

汪海洋视线马上转移到孟子萱左手上,孟子萱意识到了,把手背后身后,找借口说:“无意戴上试试的,忘摘了。”

汪海洋心里偷着乐,还说戴着试试的,当他汪海洋是傻子吗。汪海洋伸出了手,说:“萱,别自欺欺人了,我知道你心里有我,我也离不开你,牵手吧。”

“不行,你还得让我考验三至五年,现在我对你还不是很信任。”剩汪海洋不注意,用手指划了一下他的手心,窃窃的笑着跑开了。

“子萱,等我。”政府大院内,汪海洋不敢放肆,没有去追她。正准备掏钥匙开车门时,秘书夏雨已经站到了他身边。

“汪副主任,您要开车出去吗?”夏雨似乎有急事找他,说话有点抖。

“怎么,夏秘书,有事吗?”汪海洋温和地问着。

夏雨把工作上的事说出来了。汪海洋没有犹豫,说:“坐上车,我们去现场看看。”

孟子萱看到汪海洋带着女秘书的车子从身边穿过,浑身不自在,跺了一下脚,跑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