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豪门悠悠情

豪门悠悠情-第一百二十九章 自作多情

作者:刘必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春蕾挨一顿臭骂,正生着闷气时,程副总一脚跨进了总经理的办公室。春蕾紧张,害怕,两腿发软,“程副总,我……我正忙着,无暇给你发信息,还……有中午我还有其他的事,所以……。希望你不要怪罪我。”躲避着程副犀利的眼光,春蕾低着头。

“噢,有事啊,我知道的。”程副目无表情的说着,同时朝春蕾的身边逼近。

春蕾忙倒上茶水,递给程冰,“程副总,您请!”手哆嗦,茶盖晃得叮当响。

程副接过茶,眼睛凝视着春蕾,“怎么了?有心事?”

躲过逼近的眼光,“我……我没……程副总,我好担心,李总会上班吗?”总算找到一个说话的理由,春蕾暗自为自己鼓劲。

“怎么?李总不在班?去哪儿了?”程副知道春蕾心里惦记着还在患病中的李擎天,也明白春蕾话中的李总仍是李擎柱的哥哥李擎天,不如搞个混淆,把春蕾口中的李总经理当作为走马上任的李擎柱。

“噢……李总到各部门视察工作了。”春蕾只好就事论事了,“你找他有事?”还是抬头望着程冰。

程冰上下打量着春蕾,啧啧称赞,“浓妆艳彩的,甚是娇美!”转而说道,“李总第一天上班,你这身打扮……”话话有所指,程副心生妒忌,女人打扮得如些娇艳,应该想引起男人的注意。

春蕾听出了弦外之音,“怎么,这身打扮你看不惯?再说女人穿什么,你管得着吗?”一脸不屑。

程副看到春蕾生气了,马上改口了,“小蕾秘书,我没其他的意思,请不要误会!”

春蕾冷眉俊目,厉声道来,“你在总经理办公室里对一个女秘书评头论足的,应该吗?再说我是来工作的,着装也是李总给我定制的,应该不违反公司对员工的着装要求吧?”

程副脸红一阵白一阵,现在女人变化真快,翻脸不认人,昨天还依着我,今天态度就变了,“蕾,我这不是为你好嘛?你别瞎想。”

“嗤……”春蕾冷笑,“我好不好与你有关系吗?你别自作多情了。”坐上总经理的椅子,一脸严肃,“总经理不在,有什么事直接对我说,要是没事请离开!我还得工作。”

“怎么,总经理办公的地方应该有我的一席之地,你想赶我走?”程副利光逼来,语言犀利。

“那应该谈工作上的事,闲话少扯。”春蕾爱理不理的,拿起文件在桌上敲了一下。

“你……”程副总气不打一处来,马上转身,朝门口走去。

“程副?”李擎柱推开门,看到程冰,一脸惊讶。

春蕾慌忙站起,离开总经理的座位。

程冰没想到李擎柱这个时候会进来,屈辱和尴尬全写在脸上,结结巴巴起来,“李……总,我……我想……”

李擎柱心里感到好笑,这程副总怎么了,马上握起程冰的手,“程副,有话好好说。”扶着程副坐了下来。

春蕾怕程冰把不光彩的事抖出来,俏着俊眉,“程副,李总忙的很,你的建议我会向李总汇报的,你去有事吧!”

程冰只好点了点头,“李总,春蕾秘书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重复了,希望李总能采纳。”准备起身告辞。

“小蕾啊,送送程副总!”李擎柱和蔼的说着。

春蕾无可奈何,“那好,程副总,请!”

春蕾把程副总送到楼梯口,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冰,请不要离开我。”眸有情意,光芒四射。

程冰马上转怒为喜,“蕾,心有灵犀一点通。爱你无悔!”高兴地走进了电梯,“拜!”

春蕾揪着小嘴,做着亲吻的动作,摆手,“拜拜!”回头走进了总经理的办公室。

李擎柱没有过问春蕾和程冰的个人恩怨,说,“程副的建议你待会儿写出来交给我。”

“建议?”春蕾意识到自己口误了,马上改口,“他只是说各职能部门要保持信息畅通,还说……对了,他说,您公务繁重,得注意身体……”分明是在撒谎,好在春蕾还没坏到什么程度,没有说程冰什么坏话来。

“呵呵,程副总是个好同志,我得敬重他。”话有所指,李擎柱同情起和自已有着相同命运(指被女人耍)的程冰来了。

春蕾低头不语。

“你给财务科打个电话,让主任过来见我。”

“我这就打。”春蕾走到电话机前拨号码。

一会儿后,财务科的冬雪过来了,是个还不到三十的女人,颇有气质。李擎柱站起来,礼貌地说:“冬主任,劳烦您亲自过来,请坐!”

冬雪莞尔一笑,“承蒙领导关心,雪儿感激不尽,有用得着雪儿的尽管吩咐。”

冬雪很谦虚,语言温和甜美,李擎柱感到很满意,“请您汇报上个季度财务收支情况。”

冬雪如数家珍地汇报着工作,李总听着汇报,不住地点头。

冬雪汇报完后,想听李总指示,“李总,请指示!”

“挺好的,公司能有今天,靠的是一个强有力的团队,我为有这样的一支团队感到骄傲。”李擎柱刚上任,还不敢怂恿主任把公司的钱挪为己有。

“公司是李总的,我们一切听您的。”冬雪说了一句讨好的话来。

“雪儿,这话说的不对,我得批评你一句,公司是大家的,公司赢利,大家同享,小蕾秘书,你说对吧?”李擎柱这才关注到似乎被冷落在一旁的春蕾。

“哦…“春蕾其实并没有关注他们的对话,她一直在想如何摆脱程副总的纠缠,“李总为大家着想,我和雪姐热烈拥护。”

”呵呵……两个姐妹花别捧我了,我和你们一样的,以后有什么不到的地方还得请代谅啊。”李擎柱在女人面前最喜欢说这些惹人接近的话,当初风铃也是被他软语缠绵而心动的。

冬雪朝春蕾挤挤眼,说,“蕾,李总善待大家,我们莫齿不忘,你跟在他左右,以后李总有什么要求你尽管向我提出来,我照办无误。”

其实冬雪多少知道李擎柱的一些底细,李擎柱还是一个有商业头脑的人,唯一遗憾的是……唉,多少优秀的男人经不住女人的诱惑,把大好前程断送掉了,惋惜啊,惋惜。春蕾肯定会投其所好,把他玩栽下水的,她这么说到底是何意,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冬雪这话什么意思?春蕾琢磨着,马上反应过来了,笑了,“李总,雪姐的意思,你明白了吧?有什么要求告诉我,我代为转告。”

李擎柱以为冬雪对他有好感,甚是欢心,俊脸嘻笑,“雪姐有心,小蕾有意,我还有什么说的。”

冬雪和春蕾莫名其妙,但还是笑了,冬雪耸了耸肩,说,“能受到李总的赏识,我三生有幸!”

春蕾也竭力讨好,“常陪在李总的身边,我这辈子足矣!”

一唱一和,由不得李擎柱不胡思乱想了,他心跳起来了,一个风韵犹存,一个青春靓丽,一个迷情依依,一个暗送芳香,各有千秋,拥之,快乐人生!李擎柱在梦幻中飘游起来了。

“李总!”冬雪桃花含笑。

“中午我请你俩吃饭。”李擎柱想双凤齐舞。

“一言为定!拉钩!”春蕾一锤定音。

“拉钩!”李擎柱魂飞九霄,忘了身份,失去了男人的尊严,把双手的小指头给了两个女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