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豪门悠悠情

豪门悠悠情-第一百三十章 饭局藏玄机1

作者:刘必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东市四星级大酒店,豪华包间内典雅而有情调。

李擎柱憨然的饮着酣醇,两边陪坐着两个美女。

春蕾,瓜脸俏眉,梨涡绽放,眸水晶莹透亮。

冬雪,肌白如雪,笑如桃花,杏目有光,热情好客。

春蕾翘起笑眉,一脸妩媚,“李总,小蕾不才,全靠李总提携,请多多关照!”

碰杯,两人一饮而尽。

李擎柱悠悠然,飘飘然,望着春蕾,“小蕾,我看好的秘书,有你在我身边,做什么事就踏实多了。”

“李总有眼力,雪儿敬佩!”心有嫉妒,眸中带怨。

李擎柱听出什么来了,转脸笑对冬雪,“雪是公司的灵魂,有你掌控财经,我最是放心!”

冬雪马上端起装有饮料的酒杯,“感谢李总的信任,雪儿有礼了,请!”

两目对视,光芒四射,李擎柱心怦怦乱跳。

碰杯,李擎柱一饮而尽。冬雪马上给他斟酒。

春蕾不甘示弱,举起酒杯,“李总,小蕾是个弱女子,希望得到你的保护和宠爱。”一只手搭到李擎拄的肩上,摩挲着,迷情的眼睛瞟过来,带着挑逗的魅惑。

李擎柱挑起春蕾的下巴,“蕾,放心,我会疼你的!”脸上惊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狞笑。

冬雪潜意识中知道李擎柱可能不是对春蕾有太好的感觉,心里窃喜,她马上翘起小腿,露出洁白的皮肤,希望引起李擎柱的注意。

裙翘露白,最撩男人了。李擎柱视线下移,欣赏精美绝伦的美腿,细白中透着健康的红润,丰满厚实,看不到任何毛孔。李擎柱用一条腿有意触碰了一下。

男人的细毛最触发女人的敏感神经,冬雪马上红晕上脸,把腿移开了一点点。

害羞的女人是最容易勾到手的,李擎柱看着满脸潮红的冬雪,“雪,你爱人在哪里高就?”

春蕾知道冬雪丈夫干嘛,抢说了,“姐夫是军官,在部队担任要职,只可惜一年回来不到一趟,有爱难圆啊。”窃窃地笑。

“小蕾,你怎么在李总面前说出这话来?羞死我了。”冬雪还是低着头笑了。

军人之妻,有韵味,李擎柱还真没有和这样的女人沾染过,他饶有兴趣地说,“那我只叫你军嫂了,我敬佩军人,更敬重军嫂,雪,有什么困难尽管向我提出来,我会义不容辞地帮你解决。”

冬雪倍受感动,“李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不能给公司添麻烦的。”

春蕾想开涮雪姐,咂了咂那殷红的小嘴,“雪姐物质上极为享受的,只是精神上……”话留有半截,让这个李总充分发挥想象的空间。

冬雪瞪了春蕾一眼,“小丫头,你什么话都说得出口,我每天和姐妹们待一起,挺开心的。李总,你别听她甜言乱语的。”

李擎柱朝春蕾笑了笑,“小蕾,你们女人说话还真逗,我爱听你俩斗嘴,这样更有情调。”

春蕾心里窃喜,冬雪躲不过一场情劫,有好戏看了。

冬雪看着幸灾乐祸的春蕾,马上想到找个方法“治理”“治理”她,“半老徐娘哪敌得过娇滴滴的小姑娘,李总,你瞧瞧我们的小蕾姑娘,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那眼睛最撩人了,我要是男人,也被她迷住的。李总,她常在你身边,你可要有抵抗力哟。”

李擎柱被撩得痒痒,最想把两个女人全拥在怀里,“冬雪、春蕾,你俩是我的左膀右臂,工作上全靠你们了。不在意的话,我和你俩交个知心的朋友。”

“我们不就是朋友了吗?”春蕾看着冬雪,示意她趁火打铁。

“李总,朋友有情,一切都在不言中,干杯!”

三人碰杯,李擎柱摇摇晃晃起来了。

又碰杯,李擎柱全身狂热。

继续碰杯,李擎拄四处乱摸了,两个惊明的女人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清晰的印记。

李擎柱呼睡起来,两个女人拉钩一笑,心知肚明,这傻小子快完蛋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擎柱迷迷糊糊的醒来,自己赤着上身躺在一个豪华宾馆里的软床上。

他马上穿上衣服,来到梳妆台前,脸的两颈留着女人清晰的吻痕。

李擎柱看着吻痕笑了,猎艳不用力,这么快就上手了。李擎柱,你好有艳福啊。

春蕾搭着冬雪的手,一边悠闲地逛着,一边哼起了小曲。

冬雪一只手绺了一下头发,低笑着说,“这傻小子把我俩当谁了,竟然动起了歪动脑来?要不是把他灌醉,恐怕今天就束手待擒,被她俘虏了。”

春蕾嗤之一笑,站住望着仍有点潮红羞涩的冬雪,“俘虏?你动心了吧?!嘻嘻……”

冬雪推了春蕾,“你不怀好意,把我朝火线上推,现在又来说我。搞不懂你用的什么心事?”

春蕾轻摇着冬雪的手臂,嘻哈地笑着,“这傻小子肯定在做着春梦呢,他怎么也想不到我略施小计就把他搞定了。娘的,想占我俩的便宜,他李擎柱不照照镜子,一个落魄的小子还想摘星揽月,简直是白日做梦。”

这个春蕾还真够清高的,竟把李擎柱看的一文不值。冬雪咂了咂嘴,“小公主,在你眼里,谁才算得上真正的白马王子?”

春蕾不假思索,滔滔不绝地说:“我心中的白马王子,潇洒俊逸,风流倜傥,才华横溢,事业腾达。活泼中又显一点成熟,浪漫又不失涵养,有激情充满幻想但也很务实……能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呼之即来,把我捧在手心里疼。”

冬雪听得傻眼了,有这么多的优点的男人哪里找?她马上制止住春蕾不现实的幻想,“你这个白王马子只能出现在梦中了,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的。”

春蕾竖起纤细小指,在冬雪俏眉上划了一下,饶有兴趣的说,“有,把所有男人的优点集中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这个男人就成了我们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

“现实点,理想主义毕竟离我们还有相当远的距离。”冬雪把春蕾的手移开。

“我俩不是很现实吗?不然,我们干嘛陪着这个让人恶心的人一起吃饭?还有意在他面前漏那么一点点。”春蕾很幽默的说着。

“原来你想算计他?”冬雪没多想直说了。

“雪姐,我哪敢?”春蕾娇嗔说着,笑了,意味深长的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