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豪门悠悠情

豪门悠悠情-第一百四十八章 无语而泪

作者:刘必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冬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公周子豪会和李擎柱的老婆欣语厮混在一起,算是哪码子事?她早早地回到家,准备对他兴师问罪。请使用访问本站。

事情败露了,欣语胆战心惊,坐在车里全身哆嗦。周子豪开着车子送她回家,一路上也心事重重。

“我回家算什么?李家人不会放过我的。赶紧掉头。”欣语心烦意乱,开口命令了。

“去哪里?”周子豪有点忐忑不安起来了,把车速降了下来,

“你说呢?”欣语对周子豪的回答极为不满,冷着脸说。

周子豪犹豫不决起来。车子停在路边,眼睛游离不定。

“带我远走高飞,我再也不想待在李家了。”欣语态度很坚决。

“这……欣语,你冷静点,也许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糟糕。”周子豪显然不愿意带欣语走。

“怎么?不愿意带我走?”欣语冷眼望着他。

“不是的。”周子豪不敢看她,低着头说,“我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你能容许我考虑两天,好吗?”

欣语望了望窗外,叹了口气说,“你们男人说是一套,关键时候却退缩了,唉,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泪水又哗哗的流下来了。

“欣语,你不要责备我,错不在我一个人,这种事是你情我愿的,所以……”周子豪显然在推卸责任,说的吞吞吐吐的。

“周子豪,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怎么你事情做了还想赖帐?”欣语气急败坏。

周子豪皱起了眉头,“你听清楚一点,李擎柱这条披着人皮的狼,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他给宰了。”

“你和他有什么恩怨?难道你为他开车他没开你工资?”欣语还真不知道一些事情。

周子豪鼻腔里“嗤”了一声,“工资没少给,心灵受到的创伤太深。他也有今天,我无话可说了。”

欣语追问起来了,“请你把话说清楚一点,是他的错我向你道歉,不是他的错,你可不要冤枉他。”

“你自己问他好了,他做了什么,会给你一个交待的。”周子豪不想在女人面前说丢脸面的话。

“你想,我俩的事被他知道了,他还会见我吗?我也没脸见他啊?”欣语说。

“那我告诉你,李擎柱不是人,玩我老婆冬梅。”周子豪脸涨的红红的。

“啊?”欣语仿佛是晴天霹雳,一下子瘫软下来了。

周子豪哭诉着李擎柱如何如何勾引玩弄冬梅让他在公司里被人戮脊髓骨抬不起头来的事,最后说,“他也算的玩火烧身,自食其果了。”

“你算是报复他?”欣语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面前的这个男人心眼如些狭隘,把罪恶的双手伸向了她。

周子豪无语。

“你真心爱过我吗?”欣语捂着胸口说。

周子豪踌躇了片刻,“我没有和其他的女人有染,你也算是我人生的一个组成部分。我对你的感情我也说不清楚。”似是而非的回答着。

“你干吗要这样对待我?你知道女人精神受伤痛苦会是一辈子的吗?况且我的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欣语嘤嘤抽泣着。

周子豪没有丝毫的怜悯,大言不惭地说,“我为你们李家留了后,他应该感谢我才是。”

“你……周子豪,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要是这样,我宁可把这个孩子打掉,也不给你留下一男半女来。”欣语猛地掀起了自己的一记耳光,“欣语,你真瞎了眼了,看上这么一个男人。”

周子豪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还是送你回家吧,就这样待在车里也不是个事,我相信你有能力处理好家庭的矛盾。”

“开门,我下车。”欣语希望彻底破灭了。

周子豪打开了车门。

欣语走下车,撂下一句话,“周子豪,你走着瞧,我会让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周子豪就当没听到似的,“嘟”的一声,轿车马上消失在欣语的视野中。

欣语无语而泪,走在没有归宿的道路上……

~~~

医院里,李擎柱痴呆地望着天花板的荧光灯,他没有往深处想,对欣语的背叛,应该有之前的先兆,只不过没有挑明罢了。可实在让他不能明白的是欣语居然和周子豪厮混在一起,她为什么要选择什么也没有的周子豪呢?要人样没人样,要地位没地位,要钱没钱的。欣语啊欣语,你眼界也太低了,找了一个没有品位的相好,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放?

冬梅倒是轻松自在,回到家草草地吃了点便沐浴更衣,她可以以一个主人的身份站在马上就要回来的周子豪面前,她完全有资格对周子豪兴师问罪了。

“叮咚……”门铃响了。

“也知道回家啊,哼……”冬梅躺在沙发上,翘着腿,懒得动身,“自己没钥匙啊。”

“叮咚……”门铃又响起了。

“给我走远点,我不想见到你。”冬梅纹丝不动。

“周子豪在家吗?”一个女人的声音。

欣语马上警觉起来,她听出声音来了,找上门来了,该如何是好?她蹑手蹑脚地朝门前走去,走到门口,停住了。

“嫂子在家吧?请开一下门,我有事找周子豪商量一下。”欣语不愿意离开。

冬梅还是把门打开了,欣语一脚跨了进来。

“李夫人?”冬梅装出惊讶的样子,“您好!您能光临寒舍,我甚感荣幸!请坐!”说完就去倒茶。

“周子豪没回家?”欣语四处望了望,没发现周子豪,便问起了冬梅。

“找他有事?”冬梅明知故问,把倒好的茶放在欣语面前:“嫂子,请慢用!”

“谢谢!”欣语没有端茶喝。

“嫂子,李总对现在的工作应该满意吧?”冬悔有意岔开了话题。

欣语不自然地笑了笑,“他再不珍惜现在这份工作,恐怕以后就没什么机会了。”

“嫂子这说什么话,我看李总挺能干的。”冬梅有意夸着李擎柱。

“能干?不错,他在某些方面倒有一手,可最后他两手空空的。”欣语有所指。

冬梅装着不知,“怎么,李总还有其他方面的才能?”装糊涂最好,冬梅倒显得一身轻松。

“你今天没看到什么吧?”欣语想打开天窗说亮话。

“什么?哦,你请我到茶楼喝茶,太谢谢了!怎么,你遇到麻烦了吗?”欣语说完后后悔了,这分明要把事情挑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