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豪门悠悠情

豪门悠悠情-第二百零六章 倒戈反秦

作者:刘必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嫣,请进!”李擎天马上有了精神。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女孩端着奶茶推门进来。

“小露?”李擎天先是一惊,后来感到用这样的口气说话会伤女孩子的自尊心,马上改口,“小露啊,很好的,你和春嫣、小蝶在我心目中都是挺不错的姑娘,我一直把你们当自己的女儿看待,有你们陪在我身边,我这一辈子知足了。”

“谢谢!”夏露把奶茶放在床头柜前,抬起头对李擎天露出甜甜的笑。

“小蝶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虽算我有点舍不得她离开,但我心里是高兴的,我看到身边的人成双入对的,我就感到欣慰。我衷心祝愿他们甜蜜、快乐、幸福!”李擎天很激动,说着说着就站了起来。

“李叔,我的心情和您一样,希望小蝶快乐、美满、幸福!”夏露附和着。

“嫣呢,我怎么没看到她?”李擎天左顾顾右瞧瞧,不放心地问道。

“叔……”夏露吞吞吐吐。突然,她看到李擎天床上有一样东西,“李叔,春嫣的手镯,还有这封信。”

李擎天进来还真没注意,“她手镯放到我床上干嘛?”他预感到不好,马上拆开信件看起来。

李叔:

当您看到这封信件时,我已经离开了,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您是我一生中最敬重的长辈,关心我,疼我,就像一位慈祥的爸爸,我陪在您的身边感到特别的温暖。

李叔,我不是一个好孩子,在这个时候离开您,在情理上是讲不通,可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希望您能理解我。您给我的金手镯我不能带走,放在您的床上。别打我电话,关机了。

叔,请允许我叫您一声爸好吗?

爸爸,我爱您!

跪上!

某日夜

李擎天掏出纸巾拭去眼角的泪水,哽咽地说:“嫣啊,是我没照顾好你,让你受委屈了。”

夏露也暗自垂泪,她安慰道:“叔,您对她挺好的,就不要自责了。”

李擎天没胃口了,示意夏露把奶茶端走。夏露叹了口气,端着奶茶退出了李擎天的卧室。

失去最听话的小保姆的李擎天看上去苍老了许多,整天闷闷不乐的,茶饭不香。汪沐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汪海洋彻底断了和春嫣的联系,情绪低落,工作颓废,毫无战斗力,官位摇摇欲坠。

李皓月也许对春嫣没有投入太深的感情,没过几天便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了。

数月后,李擎天收到了一束鲜花。玫瑰盛妍,婀娜多姿,鲜花嫩艳,美不胜收。一行隽秀的字写道:在父亲节这天,嫣把美丽的鲜花呈上,爸,节日快乐!

李擎天把花小心地插在花盆里,端详着。春嫣仿佛来到了他的身边,如女儿一般细心地服侍着他。李擎天的脸上绽放着幸福的笑容。

汪海洋四处打探春嫣的下落无果,开始过起了醉生梦死的生活,夜不归宿。孟子萱独守空房,习以为常了。

李皓月很少回家,更多的时间泡在酒吧、夜总会、总统府享受天上人间奢侈的生活。

“老大,他还能撑下去多久?”一个叫阿珠女孩套汪海洋的耳边说。

汪海洋身边躺着两个美女,他把头转向对她说话的波妹,嬉笑起来,“用点劲,他不会撑太长时间的。”

“姜还是老的辣,牛犊子斗不过你这个老狐狸。”小蜻蜓姑娘把玉峰捧得老高老高。

“怎么这么说话?我是老狐狸吗?”汪海洋把手伸去,在玉峰间蹒跚着。

小蜻蜓撅了撅嘴,“老大,我们这不是在为你做事,说实在的,我没有理由让那个孺生透支的,他对我们不薄。再说到手里的钱还不是揣到你口袋里了吗?”

汪海洋把在夜市里靠卖色相的舞妹中遴选出两个能言巧语,善于逢场作戏和勾住男人魂魄的美女,高金买入,收为已用。训练有素,两个美女能完全胜任工作,混在夜场,在李皓天视野前出现。李皓天难抵**诱惑,很快就坠入情网,意乱情迷,把钱砸进美女的腰包,身心疲惫,中了汪海洋的圈套。

汪海洋自知说话伤人,马上哄起小蜻蜓,“他透支,肥了我们,大家都有好处的。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的。”说完就把小蜻蜓压在自己的身下。

“老大,你过火了,会伤身体的。没你,我俩会完蛋的。”阿珠强行把汪海洋从小蜻蜒身上掰下来。

两个美女互相配合,始终让汪海洋近不了身。她们心里清楚,老大走官场,有一定的势力,可以保护她俩在东市相安无事,所以陪在他身边,但她俩有原则,除特殊需要外,必须保证老大的身体健康。大树倒了,谁的日子都不好过。

“阿珠,我身体棒实呢,你瞧,这胸肌,每一块都挺实,再看,这腿、这胳膊,有的是劲头。”汪海洋在床上做起俯卧撑动作。

阿珠和小蜻蜓相视一笑,想不到这老东西还真有两下子,得让他尝尝她俩的厉害。

刹那间,阿珠一个腾空翻,落下稳稳地骑在汪海洋的身上,口吐红舌,挑逗着。

汪海洋气喘吁吁,难以应付这超难度的技术活,但不服输,后翘头承接那诱人的舌尖。

又是一个分叉连环翻,小蜻蜓立即把阿珠虏走。汪海洋连打几个滚后,上气不接下气。

“老大,你没事吧?刚刚是前奏曲,好戏还在后边呢,玩不?”两个美女把汗流浃背的汪海洋扶坐起来,戏弄道。

“直接入戏好了,删繁就简。”汪海洋虽气喘吁吁,但情致被调上来了,直言道。

“嘘--老大,心急吃不到热豆腐,还是悠着点。”小蜻蜓拧了一下汪海洋胸肌,咪咪的说着。

好看,眉下荡漾着秋波,几多风情。透着幽香,玉体柔滑,汪海洋一边嗅着一边摩挲着。小蜻蜓依依呀呀,大喊求饶。

还真动起真格来的,老滑头,岂能白占我们的便宜,拿袁大头过来?玉手伸进汪海洋嘴里,让汪海洋分散注意力,小蜻蜓乘机逃脱,在汪海洋的私宅里四处搜索。

一阵汗雨,汪海洋昏昏睡去。

小蜻蜓和阿珠趁机离开包间。

“我们这样做对这个市政官员是不是残酷了点?他训练我们把李皓月送上不归路,倒头来反把他送下水,要是被他识破了,会不放过我们的。阿珠,我俩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小蜻蜓忧心忡忡。

“我们靠青春吃饭,各有所需,有什么错?”阿珠挽着小蜻蜓的胳膊满不在乎的说着。

小蜻蜓依然顾虑重重,“老头要是倒台,我俩会蹲监狱的。”

阿珠咯噔了一下,叹了口气,“谁让我俩踏上了贼船,想回头也难啊。”

小蜻蜓灵机一动,套阿珠耳边嘀咕了一阵。

“这叫倒戈反秦。”阿珠听到后高兴得大叫起来,“小蜻蜓,你真有两下子,这主意太好了,一切按你的方法去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